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尬蛋白脑洞!


之前有想过几个蛋白脑洞,后来写东西总是特别慢特别伤,所以有好多都还没有落在纸上,记下来脑洞,也许还剩下些有意思的,哪天可以再拿出来试试。

🍀一个是少年探藏的故事:

分十二地界,有三十世家,立七十碑冢,少年意气,探神藏,儒藏,佛藏,兵藏,人间藏。

『”探藏”一行,脱出三教九流,少年郎君,锦衣夜行,不忌阴阳,寻十方隐匿至宝,假符箓之术,号神官鬼将,不问苍生问鬼神。』

呜呜呜真的喜欢蛋白做鲜衣怒马,锦衣夜行的登徒少年郎啊

🍀一个是去年七月半就想写的故事,也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写出来:

此地是夷地,信巫淫祀,尊通鬼之神。

村口有一尊鬼泥塑,绘料有红,面容温和。一手指地,一手剖心,胸膛大开,眼神里悲悯苍生。

这村今年大水,几乎颗粒无收。

白白来到这里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这尊彩塑鬼像,以及他面前彻夜长亮的油灯。

他拿起手机,找出照片,问过路的挑担子大娘,“请问,这个人来过这里吗?”

大娘看清了照片,惊惧地扔了担子跪了下去,面色虔诚,合掌跪拜,口中不停地重复白白听不懂的南土方言。

他指着照片上的人解释说,“我是他的朋友,他一直没有回去,我来找他。”

大娘淳朴而又善良,听了他的话,便带他回了自己家,热情地杀鸡宰猪。

白白听大娘说,他们这里不信佛道,专信鬼君。传说,这里本是一片污浊之地,暗不见日,民多短命,后来叛逃佛门的鬼君降临,身着红衣,一手指地,祛除满地瘴气,一手剖心,燃作不灭油灯。自此之后,天地相通,人鬼相奉,小民不信神佛,只拜鬼君。

白白在这里住了很久,可每当他问起照片中的人时,村里的人总是神神叨叨,而又虔诚无比,好像白白手里的,就是他们的神一样。

🍀还有一个是《脑海中浮游的你》这首歌联想到的,感觉还是不成形的,暂时起名叫《黄金地图》:

年轻的行人Lay对照着地图来到了荒芜冷寂墓地。

高亢而充满诱惑的歌声弥漫在坟墓上立着的十字架上。

通身金黄的夜莺站在枝上,昂着高贵美丽的头颅。

它脚下枯瘦苍老的木树正从人头骨中艰难地伸出枝桠。

行人Lay只不过停下脚步听了一刻,就被惑乱了心智。

🍀最后一个暂时起名叫《异邦人》,里面包含很久之前提到过的《红黑革命》,但是暂时还只在想一些设定:

异邦人篇:

坟地里的食心者

人眼照相机

水做的雨伞

吞下光的人 ​

王冠长进脑袋里

🍀还有一个太过血腥,真·以眼换眼骗过他人出逃精神病院的诡异故事,已经被山山说太变态于是后来判腰斩了呜呜呜(这次轮到白白做坏人)

最后送给大家一只要努力写出来鸭!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