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蛋白】Observer(4)

Observer(观察者)

剧情过半惹,完结指日可待!

————————

08

 

Lay匆匆赶到的时候,S.C.P.D.(西城警局)里所有的进出通道都被拉上了黄黑相间的警戒线,人员进出需要出具证明,并且要通过一系列严密的仪器扫描,Observer系统所有相关警员正被隔离起来,要求排队做基线测试。

 

Lay远远看见了正在队里站着的Sehun,朝他招了招手走了过去,旁边负责仪器监控的面孔陌生的女警官递给他一张密密麻麻的表格,要求他按照顺序排好队,准备接受测试。

 

“发生什么了?”Lay看着表格一头雾水,低声问站在前面的Sehun。

 

Sehun有些顾忌地瞥了不远处的女警官一眼,压低了声音悄悄回答:“预言家的核心算法遭到了非法访问,大量算法数据失窃。”

 

“而且,追查到的IP地址就在警局内部。”

 

Lay皱了皱眉,“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触发的紧急警报,我偷偷查过了,非法访问记录半个月前就有,只是来者并非善类,一直用假ID隐藏行踪,再加上之前异常的都是次级数据,被系统认定为是BUG自动修复了,所以警报系统一直没被触发。”

 

“那防火墙呢?没有异常吗?Observer的数据留只允许单向传送,如果有人想要将数据传输出去,防火墙为什么没有警报提醒?”

 

“没有经过防火墙,”Sehun撇着嘴角煞有介事地摇摇头,“这位朋友是用物理手段把数据带出去的。”

 

Lay沉默地抵着下巴,若有所思,预言家的核心算法是整个Observer系统的关键所在,对于它的安保是整个S.C.P.D.的重中之重。正常程序里,所有人员在进出警局的时候都需要接受全身扫描,金属物件更是重点关注对象。居然有人能从这里顺利带出去东西却不被发现,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他和Sehun一起从基线测试房里出来的时候,警局大厅里还是一片乱糟糟的,嘈杂的人群各行其是,还有一些不明情况的人在和拦住他们的警员大声争吵。这时,大厅顶部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铃声,红色的旋转灯一闪一闪,女预言家的全息投影出现在半空中,声音机械麻木:“根据Observer行为模型预测,西城狱所将于2107年6月17日上午09:06:12发生劫持行为,行为人D.O.,发生概率86%,符合逮捕标准。”

 

Lay迅速调出胳膊上的控制面板,绿色的“授权确认”已经弹出,还在不停闪烁。Sehun朝他比了个询问的手势:“还有2分17秒。”

 

Lay一把带上防爆头盔,对着外勤组挥手:“走!”

 

09

 

西城狱所几乎处在整个城市的边界,从市中心出发的悬浮警车即使开到最快也无法在两分钟之内到达,Lay一边看着警车的自动驾驶地图紧张地计算时间,一边在通话频道里对小队的其他人布置行动计划:“如果行动未能赶上预警时间,允许采取反制措施,无需请示。重复,允许采取反制措施,无需请示。”

 

外勤组赶到西城狱所时,距离预言家的预警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秒,狱所里显然已经发生了预料中的事件。狱警全部退到了门口,全副武装,手持枪械对准尚未出现人影的狱所大门,高度警戒。

 

Lay安排外勤组寻找合适掩体配合狱警进行狙击,与狱所长交换了现场情况。狱所长将指挥权移交给他,在通讯频道里简单介绍,今天上午大约八点多钟,律师D.O.携带了齐全的手续证明,说是案件需要,要求狱所中的一名契约工到市中心的警局协同调查。在移交契约工的手续中,狱方发现了证明是经由人为伪造。事情暴露后,律师D.O.拿出携带的枪支,并宣称自己身上有爆炸物,随即连同这名契约工一起将狱警逼退至狱所门外。

 

“知道是什么爆炸物吗?”

 

“对方没有回应谈判请求,目前还不清楚。”

 

频道里Sehun突然打断了两人的谈话:“Lay哥,门里有情况。”

 

门口的狱警有些骚动,显然是看见了门里两个持枪缓慢走出的人。Lay匍匐在正对狱所门口的高架楼顶,视野居高临下,刚好能看清。

 

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的D.O.先生似乎看起来很是狼狈,脸上蹭了一大块灰尘,头发凌乱,西服不整,领带也早扔掉了,里面的白衬衣隐约渗出殷红的血,似乎是受伤了。他勉力搀扶着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还穿着白色黑带的束缚服,头发有些卷,耳朵大大的,低着头,精神明显不佳,走得很是勉强。

 

“狙击手就位,目标确认。”

 

两个人缓慢地走出来,身形完全暴露在狙击视野中。狱警有所顾忌地向后撤退,Lay犹豫了一下,在公共频道里计数:“所有人做好防爆措施,狙击手准备,5,4,3……”

 

他刚计数到“3”,只见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突然毫无防备地身子一歪,一头栽倒在地,连带D.O.也不由得歪斜着踉跄了一下。

 

在场的狱警见状迅速围了上去,两人手里的枪被一脚踢开,频道里迅速有人回应:“报告,警报解除,确认没有爆炸物。”

 

 

10

 

Lay坐在审讯室外,单面映射的镜子里是穿着束缚服的高瘦男生,短暂的休息后他已经醒过来了,但是脸色还是很差,惨白惨白的,低着头坐在窄小的刑椅上,手指交握,紧张地等待着马上到来的问询。

 

Lay手里拿的是他的资料,Chanyeol,23岁,他的经历不算复杂。三年前因拖欠中心银行的巨额债务而与西城狱所和中心银行签订了契约工三方协议,在西城狱所的三年里表现良好。

 

备注一栏里详细写道,他的债务源于他自己一手创办的音乐公司,公司经营不善破产后,他一直有小额还款记录,但是因为拖欠的数额太过巨大,还是被中心银行起诉至法庭,并且签订了契约工协议。正常情况下,像Chanyeol这样的人只需要在狱所中做工,每日按工计费,而这种限制自由的强制措置在还清债款时就会自动停止。

 

Lay再翻一页,长长的账单上除去Chanyeol本人的工时计费,每日增加的滞纳金和手续费外,还一直有来自别人的代偿记录,每一笔都不是小数目,他顺着表格看过去,发现代偿人的名字写的是,D.O.。

 

最下面一栏的过去病史里,还显示这位年轻人有重度赛博空间晕眩症。

 

西城狱所里的契约工中心Lay之前有所耳闻,自从Observer系统上线后,西城狱所就变成了Observer 的附属部门,名为关押犯人,实际上承担的是Observer系统的维护工作。Observer系统收集的是整个西城数百万人口每时每刻的数据信息,这么庞大的数据库必然少不了稳定而持久的的维护工作。所有在西城狱所登记在册的罪犯和契约工,每天将会有二十个小时以上的时间被迫将脑神经接入Observer系统的网络通路,清理维护系统BUG。据提出该方案的负责人说,人在接入网络通路时会陷入沉睡状态,在神经网络通路里清理BUG就如同在现实世界里打扫卫生一样简单,对比工程师通过代码修复程序,这显然是一个一举多得的方法。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毫无排斥反应的将脑神经接入网络空间,医学家对这种排斥反应有个不成熟的名称,叫做赛博空间晕眩症,患者会呈现明显的精神不佳,虚弱晕眩等症状。之所以说它不成熟,是因为这种病症目前尚未得到临床确认,所以劳工保护法也并不将此列为保护范围。

 

Lay始终对西城狱所得做法抱有质疑态度,毕竟,每年有很多在“睡梦中”因器官衰竭而死的犯人和契约工,虽然匪夷所思,但Lay始终认为,他们是劳累致死的。

 

Sehun这时候从门外探了个头进来,作势敲了敲门,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证物袋,里面是一个沾着血的微型芯片,好像是刚从人体内取出来。他晃了晃袋子,饶有兴趣地对他挑挑眉:“Lay哥,我猜我们这趟可是来对了。”

 

 

D.O.先生已经坐在问询室了,他腹部的伤口刚刚经过了紧急处理,白衬衣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可是白色的纱布上还是在不断地渗出隐隐约约的红色。

 

Lay在单向玻璃外偏头问Sehun:“他的伤怎么回事?我记得没人开枪。”

 

“不是枪伤,是这个,”Sehun把装着芯片的证物袋递给他,脸上做了个夸张的痛苦表情,指了指腹部,“从他这里取出来的。”

 

“我刚刚用外部设备查过了,从这块芯片里逆向追踪,还有关于Observer系统的核心数据残留。”Sehun肯定地点点头,“那个窃取数据的人,就是这位律师先生。”

 

“怪不得警局的扫描系统检测不出来,把芯片放进肚子里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11

 

Lay最终还是坐在了D.O.先生的对面,对着他们俩都很熟悉的问询桌和刑椅。

 

D.O.的脸色褪尽了血色,有些勉强地笑了笑:“别用那些套路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Lay点点头,沉吟了一下,开门见山问出了他最疑惑的一点:“这枚芯片,究竟是如何瞒过警局的安保检测的?”

 

“S.C.P.D.的安保措施很强,普通方法当然不行。”D.O.指了指自己绑着纱布的腹部,“我很久之前就把身体做过非法改造。”

 

“单纯将芯片藏进身体无法逃过仪器检测,但是经过改造的脏器能在内膜表面模拟一层与人体一模一样的生物电流层,这种电流层会完美阻断内部的芯片信号。”

 

“那,需要时候怎么取出来?”

 

“开膛。”

 

他回答得坦坦荡荡,Lay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道:“我还以为,你那么热衷于为那些罪犯辩护,屡次出入警局,只是想要找出Observer的瑕疵。”

 

“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游鱼计划’的反对者。”

 

“你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想必那位委托你的买家一定出价很高。”Lay将事先准备好的Chanyeol的照片放在桌上,缓缓推过去:“是因为他吗?”

 

D.O.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动容,他咬了一下嘴唇,将眼神偏向一边,没有回答。

 

人一旦被找到了软肋,事情就容易得多了。Lay顿了一下,继续说:“相信D.O.先生也是聪明人,你应该清楚我们这场谈话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他用手指轻轻点点桌子上Chanyeol的照片,说,“我跟你做个明白交易,筹码就是他。”

 

 

Lay很快就从问询室出来了,招呼了Sehun一声收拾东西准备下班,Sehun刚叫了无人机的外卖,嘴里叼着汉堡一脸惊奇地看着他,“今天居然收工得这么早?”

 

回市中心的路上,Sehun听了Lay的审讯经过,吃惊得合不拢嘴,手里的薯条包撒了一身:“所以,你申请免除那个契约工小子的债务,来作为让律师先生开口的条件?”

 

Lay有些头痛地点点头,“希望这个申请递交上去不会被驳回吧,不然可能要换我去做契约工了。”

 

Sehun耸耸肩,不置可否,又问道:“那最后,律师先生说了买主究竟是谁吗?”

 

“说了。”Lay从他手里拿了根薯条,顺手递给Sehun一张便签,上面是熟悉的名字:“Latitudes(全维度)”。

 

“又是这个酒馆?”

 

“不,酒馆看来只是个掮客,”Lay将他手里的便签反过来,点了点上面新写上去的字:“我们真正要找的是这个组织,他们被人称作‘荷鲁斯之眼’。”


注:

1.荷鲁斯之眼,Eye of Horus,源自埃及古神话,传说荷鲁斯之眼能够辨别善恶,拥有重生复活的力量。


p.s.其实很想感慨一句,沉默如鹅王,也是性情中人啊。

评论(13)

热度(42)

  1. 李凉旭五总龟毛 转载了此文字
    虐死了啊……我滴灿嘟呜呜呜………诚邀首页小姐妹来看这个……嘟嘟就是这样一个深情又不外显的人啊😭为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