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蛋白】Observer(2)

Observer(观察者)

——————————————

04

 

“Officer Lay,身份识别码OBS1007C10Y,Observer检索申请。”

 

“身份确认。”

 

“检索关键词:Latitudes”

 

投影在半空中的预言家一边在数据库中检索资料,一边抬起头温柔地冲他笑了一下,“Lay,我没预测到你又回来。”

 

他不自然地避开了她的眼神,敷衍着说了句:“突发情况总是随叫随到。”

 

在预言家身后显示出的是庞大而繁复的数据,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快速滚动在投影上,大小不一的影像和音频窗口层层叠叠的弹出又关闭,右上角用醒目的红色标示出了已获取目标数量,数字正在缓慢增加。

 

Observer系统的运作基于一个无比庞大的数据库,它连接着西城域内所有的摄像头与麦克风,每个公民每时每刻都在被预言家标记,无论是终端通话、工作邮件、银行账单,还是出行路线、点餐记录、病历资料,从医疗教育等公共领域到娱乐休息等私人空间,所有的行为信息都被事无巨细地收集到Observer数据库中,正是基于如此庞大且精细的数据支持,人工智能预言家才能为每个人建立完善的分析模型。行为数据越详尽,预测结果就越准确。当然,Observer从不对私人开放,也未用作商业用途,这样精密的系统只为保护公共安全而存在,也只允许为保护公共安全而存在。从七年前第一次上线以来,社会对于Observer系统的非议从未停止,可是随着犯罪率有目共睹地下降,非议渐趋平息之后,民众终于认同了那句议员宣传“游鱼计划”时提出的口号:“More clarity,More safety。(越透明,越安全。)”

 

“检索完毕,共获取1,117,889个包含关键词Latitudes的信息。是否进一步筛选检索结果?”

 

“是。筛选条件:人名或地名。”

 

“筛选结果:无。”

 

 

夜里的暴风雨有渐停的趋势,风力小了之后,就有细细碎碎的冰碴从云层噼噼啪啪地落下来,Lay重新申请了一辆警车准备回家,抽着风小的间隙进入了高空飞行路线。既便如此,他还是时不时就要启动一次警车的制热雨刷,以免被堆积在挡风玻璃上的冰雹挡住视线。

 

虽然从理论上说,将John的案件移交之后,属于Observer的司法程序就已经终止了,但那本奇怪出现的书和无法检索到有效信息的名称还是让Lay疑心不少。他从不在工作时吝惜自己的多心,因为曾经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对他说过,Observer系统并不是只有在发生凶杀和袭击时才与民众发生联系,它的存在是一种意念,无论白天黑夜,虽然大家看不到,但这个意念始终存在。

 

而作为这种意念的一部分,Lay始终认为,他的任何多心都不多余。

 

他从通讯名单里找出了Sehun的名字,编辑了一段加密文本发送给他,请求他帮忙从暗网上查找一下有关“Latitudes”的信息。听说,年纪轻轻的Sehun在来到技术部之前,是一个风靡暗网的黑客,靠着接入神经网络的方式盗取过不少价值连城的资料。这位大名鼎鼎的“Cyberspace Cowboy(赛博牛仔)”曾一时风头无两,身价暴涨。不过后来听了亲生哥哥的劝说,浪子回头,洗清了身份重新做人。不得不承认,Lay有很多案件得以快速侦破都是仰仗了他的帮助。

 

Sehun很快回复了消息,无非是惯常抱怨一通再不情不愿地答应,最后还特意嘱咐Lay帮他瞒过预言家的行为预测,他这个月已经有好几次违法行为橙色预警了。

 

Lay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关闭了通讯仪。他靠在冰冷潮湿的座椅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投放在摩天大楼顶部巨大的彩色全息广告昼夜轮替,大片的色块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温柔却彻夜不休的广告声包围了耳膜,即使夜间也不得安宁。最近,LOCK(洛克)科技公司刚召开了女友型家用机器人“loyi”的新品发布会,放眼望去,有一大半的全息投影都是这个长着亚洲面孔的名叫的“loyi”的女机器人。

 

警车经过时,这个女孩的投影歪着头对他温柔地笑了笑,用软糯的口音略带羞涩地向他打招呼,旁边的广告词写的是“Loyi,just for you.”

 

Lay被她干净温和的眼神吸引了一秒,他愣了愣,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也许,他该尝试买个有实体的居家机器人了。

 

 

05

 

住宅区到了之后,他将警车直接悬浮停在了56层的窗户外,从住楼外壁开的侧门进了家。

 

他的家很小,仅容得下一个人居住,他也是后来才搬过来的。智能系统检测到生物活动后自动开启了恒温装置,钟表报时现在已经深夜三点了,下了一夜的冰雹雨未有收势,自动打开的投影电视里,气象预报正在重复提醒公民出门需要做好防护措施。

 

他在走廊里换了鞋,正要将落了冰碴的大衣脱下来,客厅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Lay?是你吗?你回来了?”

 

他一边整理大衣,头也不抬地回答,“hi,Babe,是我。”

 

对方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进行接话,陷入了突然而来的沉默。Lay挂好大衣,光着脚走到客厅,里面空无一人,桌上是他今早出门时吃过的便食盒,里面的残汤没有及时倒掉已经有些变质了,饼干盒上会动的卡通人物还在机械地念着饼干公司广告词,沙发上的毛绒毯子滑到了地板上,皱成了一团。

 

屋角的白色柜子上放着一台小巧而精密金属盒子,三个相互咬合的齿轮匀速滚动,黑色磁带被依次读出,播放出事先存储好的女声语音资料。

 

他有些疲惫地强打起精神,继续问道:“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齿轮继续转动,有女孩子的声音开心地笑了一声,说:“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今天我和老师已经将Observer系统最后的调试工作准备妥当了,后天就能验收上线。你呢,之前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好了吗?Observer系统的外勤组正需要警官,我很希望你去试试!”

 

她说的这是七年前的事,在Observer系统上线的前两天。

 

Lay走过去,轻轻抚摸着这个小而精巧的语音盒,在银色的金属外壳上,刻了一行字:“Best love, Lady X.”

 

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这一行冰凉不平的字迹,脸上带着难以言说的悲伤,久久停留在“Lady X.”的地方。

 

Lady X.,Observer系统的女研发人员之一,在系统上线前两天被极端反对分子当街杀害,子弹直穿咽喉,当场死亡。

 

Lay的记忆中,她有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性格温和,很爱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像新月一样。脸上还有可爱的梨涡。她死在他怀里的时候,漂亮湿润的黑色眼睛乞求着看着他,嘴里不断涌出血沫,手还死死抓着他的胳膊。

 

她死时有未了的心愿,他知道。他也一直愧疚自己没能保护好她,那之后,他毫不犹豫地申请了Observer的外勤组,七年如一日,效力至今。

 

Lay后来将他所有存留的关于她的为数不多的声音资料交给了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他们基于这些极为有限的数据资料构建出一个并不完善的AI模型,勉强能用作日常交流。但是更多的情况下,这个能力有限的“AI”并不能听懂Lay的话。

 

Lay重新将银色的语音盒摆放端正,轻轻地说了句,“……我很想你。”

 

语音盒的齿轮沙沙地吃力转动,仿佛在努力寻找能回答他的话,过了很久,盒子里才又传出一句不带感情的女声:

 

“Goodbye,Lay.”

 

06

 

他睡了很短的一觉,不算安眠,醒来的时候冷汗涔涔,梦里总是重复那些触目惊心又难以忘记的场景,比如从喉咙喷射而出的鲜血,或是那些被他抓住的罪犯恶狠狠的表情,又或是他作为执法代表在法庭上被问得哑口无言。

 

外面天还没亮,钟表刚刚指向了数字“5”,他抹了把脸,心神不宁地冲了个凉水澡,通讯仪上已经有了Sehun的消息提醒,他只提供了一个坐标,再没多说什么。

 

西城的夜晚总是要比白天长上许多,凌晨五点也丝毫没有天亮的迹象。Lay迅速收拾了一下出了门,他不喜欢把麻烦事留到白天去做,因为人类昼出夜伏的天性,白天总会产生新的麻烦事。

 

当他将坐标输入警车的自动驾驶系统时,出来的结果却令他微微诧异——屏幕上清楚地提示:“您即将前往,架楼区。”

 

他的诧异不无道理,对于很多人来说,架楼区又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棺材楼,这里的楼层有接天之高,每层楼的高度却只有正常人类的三分之一,无数从四方聚集而来的人拥挤蜷缩在这里,棺材也许是用来形容这里的住房面积,或许是对这个邪恶地的美化称呼。架楼区严格来说已经不属于西城管辖,是政府以及Observer系统无法监管的地带。这里的人对Observer系统深恶痛绝,宁愿过着技术落后的原始生活,他们自称来自Observer的监视剥夺了他们的个人隐私,但Lay更愿意相信的真实原因是,Observer系统的全面监察彻底切断了这些人做非法交易的途径。

 

Lay将警车落到地上的时候,才发现架楼区并不是像从高空中看得那样灰暗无光。这里的空中被层层叠叠的棺材楼占满,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装不到太高的大楼上,也没有空间用来放映巨大的全息投影,就拥挤在窄小潮湿的街道两旁,晕染着晃眼的艳色光晕,和地上的积水反射交相辉印。招牌上日文和韩文时有出现,当然最显眼的还是方块状的汉字,或是“酒”,或是“茶”,都只有一个字,为了在夜里醒目,这些招牌字都会用蓝色或者红色的荧光, 映在人的脸上,各据一地方寸,光影移动,像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经年进行的无谓厮杀。

 

天还没亮,架楼区也并不热闹,三三两两的醉汉横躺在污水肆流的街边,24小时便利店里的收银小妹正靠着柜台打瞌睡,只有一些生物钟颠倒的酒吧和赌馆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吆喝声。

 

Lay将警车周围的警示灯悄悄熄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里的人不喜欢警察,尤其不喜欢与Observer系统有关系的人。他故意穿上毫不起眼的黑色长外套,朝着Sehun给他的坐标走去。

 

远远就能看到街边一家正在营业的酒馆,招牌上是坏掉一半的灯管在闪着行将就木的粉色荧光,隐约能看出来是一串英文名。酒馆正门吊着一条厚重的不透明帘子,帘子上还粘着几张五颜六色的广告纸,台阶前是一条歪歪扭扭的写着“欢迎光临”的脚垫。Lay在脚垫上蹭了蹭鞋底的污水,抬起头眯着眼看了好久,终于在时坏时好的霓虹灯里辨认出了这家酒馆的名字:“Latitudes(全维度)”

 

门口的矮凳子上坐着一个抱着猫的年轻人,身量单薄,披着一件呢料大衣,正在低头专注地抚摸着怀里白色的猫,嗓子里还轻哼着一首曲调悱恻的歌,声音低低的。那只突然猫睁大圆瞳,伸着前爪伸了个懒腰,对着正走近的Lay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嗷呜”,年轻人抬起白净的脸,这才注意到他。

 

年轻人抱着猫站起来,冲他笑了一下,眼角微微垂下来,说:“嗨。”


注:

1.Cyberspace Cowboy的叫法参考自赛博朋克开山之作《神经漫游者》,里面把通过脑后管将神经接入赛博空间从而窃取资料的高级黑客称为网络牛仔。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