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蛋白】Observer(1)

Observer(观察者)

赛博朋克风格  未来软科幻 

相爱相杀戏码

you are being watched主题

有很多东西是自己脑洞大开的新鲜尝试,如果出现知识性错误还请不吝指出~

——————————

01

 

“Lay哥,全部就位,目标确认。”

 

“收到。Sehun,将远程目击联机至总部,向预言家申请授权。”

 

同样像蜘蛛一样低匐在摩天大厦外壁的人对着他比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从腰间摸出一只纽扣大小的飞蝇探测器扔了出去。银色的飞蝇在空中转了个优美的弧度,顺着墙缝灵巧地钻了进去,它蹑手蹑脚地破坏了事先设好的屏蔽设备,很快将屋内情况的影像资料同步到了在场每个人的护目镜上。

 

入夜的钟声刚敲过不久,整个西城还未将睡意酝酿完全,时有临街的窗户息了又亮,从中传出夫妻争吵或是婴儿啼哭的声音。这栋早该熄灯的办公楼里悄无声息地亮着一盏绿罩台灯,两个男人的身形隐在昏暗的灯光中,压抑着声音在争吵什么。

 

其中一人争吵之余慌张地望了一眼黑漆漆的窗外,Lay不动声色地挥了挥手,匍匐在窗外墙壁上的其余队员悄无声息地向后退了一步,将自己的身形完全藏在暗色之中。

 

他们对正在争吵的事情似乎分歧甚大,其中一个人将手里的文件怒摔在地,转身要离开,另一个见劝说无果,惊慌地四下张望了一眼,颤抖着从袖口掏出一把已经上膛的枪,哆哆嗦嗦地对准面前的人。

 

Lay的护目镜上出现了硕大的红色“WARNING”警报,Sehun压低了声音在通话频道里说道:“行为模型预测犯罪目标将在十二秒后进行射杀行为,发生概率99%。”

 

Lay握紧了手里的消音枪,额头上汗涔涔的:“全体准备。预言家授权呢?”

 

“授权等待中,未确认。”

 

护目镜上伴随着红色的紧急行为警告,开始了时间倒数,8,7,6……

 

屋内两人的争吵声越来越激烈,伴随着情绪失控的“No,No”的喊叫,不需要飞蝇的转录在窗外也能听得清楚。

 

当计数到“2”的时候,“授权确认”的绿色字样终于覆盖了红色警报,早已待命的狙击手一枪打在了持枪者的右腿,一声惨叫重合了破窗而入的碎裂声,Lay一个侧滚抬腿踢掉了他手里的枪,紧随其后的人迅速上前,毫不费力地制服了这个面色惨白的年轻人。

 

“SCPD(西城警局),Observer部门外勤队,”Lay将小队的身份证件和逮捕授权证明投影到他的面前,“根据Observer行为模型预测,行凶者John·Greenwood将于2107年6月16日晚10:07:52施行谋杀行为,发生概率99%,符合逮捕标准,预言家授权确认。”

 

冷汗直流的年轻人John被迫跪在地上,显然还没有意识到眼前的情况,嘴里不停地争辩:“不,不,我不是真的想杀他,还有1%的几率,我不是真的要杀他……”

 

Lay微微摇着头,叹了口气,从大腿侧的皮夹中拿出了手铐,“你有权聘请律师,但现在,你已经正式被捕了。”

 

02

 

留了小队的两个人现场取证后,Lay带着其他人将罪犯先行押回警局。夜已经深了,黑色的警车四周闪烁着红蓝相间的警示灯,在空中畅通无阻,朝着西城市中心飞速驶去。车外又开始响起了雨滴噼噼啪啪的声音,西城一年中有三百天在下雨,其余的六十天则在刮沙尘暴,无论白天夜里。带着酸味的雨滴混合着警车外壳上的沙尘,在疾驰的风里蜿蜒成一道道黑乎乎的纹路,活像蠕动的蚯蚓。从高处往下看的时候,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摩天大楼遮挡了大部分五颜六色的霓虹全息广告,只有少数一些从缝隙中透出的漏网之鱼,依然执着地闪烁着因折射而畸形的图像。

 

后坐被隔离的年轻人持之不懈地敲打着隔音玻璃,拼命解释自己的无辜,拿枪押解的两名队员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制住。


前排只坐了Lay和Sehun两个人。Sehun如释重负地摘下他向来不喜欢的防爆头盔,嫌弃地看了一眼隔离间的年轻人,将隔音玻璃的帘子拉上,向Lay抱怨:“明明发生概率高达99%,怎么总有人喜欢拿未发生的1%开脱?”

 

Lay将警车设置了自动驾驶,一边整理汇总现场资料,一边无奈回答他:“Observer系统的行为预测的确在法理上存在瑕疵,这也是所有被告律师在公开审理时最喜欢抓住不放的地方。”

 

“既然有瑕疵,当初这个系统怎么会被允许上线?”

 

“也许大家都是结果主义者。”Lay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七年前,有一位议员在竞选时首次提出了‘游鱼计划’,并且大受支持。‘游鱼计划’认为,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巨大的鱼缸,民众是鱼缸中的鱼,政府作为鱼缸外的人,要负责保护游鱼。但是如果鱼缸不清澈的话,政府看不清楚状况,就无法高效实行保护,Observer系统就是为此诞生的。”

 

Sehun长长的“哦”了一声,似乎恍然大悟:“所以,Observer系统收集社会中每一个人的行为数据,包括公共摄像头,个人终端等一切信息,交给系统AI——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预言家’,让她为每个人建立行为分析模型,从而实现行为预测,预防犯罪。”

 

“无论怎么非议,预言家的行为预测的确阻止了绝大多数的犯罪,Observer系统上线后,西城犯罪率首次降到了历史最低。在接下来的投票大选中,没有人不支持Observer系统,因为……”Lay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声音突然低下来,带着难以言说的情绪,“……没有人希望看到自己爱的人被伤害。”

 

Sehun意识到了气氛不对,知趣地没有再追问,规规矩矩地抱着头盔坐在副驾驶座上。

 

警车的自动驾驶这时候提醒:“前方即将达到目的地,西城警局。”

 

夹杂着雨水的漆黑夜里,市中心大楼顶部微微泛着白光的“S.C.P.D.”几个字看得格外清楚。

 

03

这是一次简单的冲动型谋杀犯罪,受害人做过笔录后,原委很快明了。John·Greenwood是华尔街一家小型基金的创始人之一,他试图采用非法手段伪造资金数据来与华尔街大头签订特殊协议,好成为高层会员,来进行长期的期权交易,实现更大盈利,可惜他的合伙人——也就是今晚他即将谋害的受害者,并不赞同他的做法,两人起了争执,John在极端情绪之下试图使用枪支进行谋杀,Observer系统成功对其行为进行预测,并派遣外勤警员及时阻止。

 

Lay还留在档案室,将今夜的案件资料按照规定的要求整理归档,提交给预言家。

 

全息投影在半空的预言家走来抚了一下他的肩膀,对着他温柔地微笑:“谢谢你,Lay。”

 

Observer系统的运行完全依靠人工智能的核心算法,设计这个人工智能的程序员本来为她取名Pythie,意为传达神谕的女祭司,而民众更喜欢将她称为预言家,甚至有宗教狂热者尊她为先知。

 

预言家的全息形象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仿照亚洲人设计,有着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弯成月牙的形状,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脸上还有可爱的梨涡。

 

她会真切地为那些无法阻止的凶杀悲伤落泪,会欣慰于自己做出的每次正确的预测,也会在每次行动成功后真诚地向Lay道谢。Lay有时候会因此迷失在真实与虚幻的边界。技术部的Sehun曾不止一次的表示疑惑,想不通设计者为什么要为一个功能型AI附加如此多的情感触发功能。

 

Lay整理好了一切,和预言家告别,准备下班。此时已经是夜里两点了,气象预报显示西城马上会迎来一场暴风雨。他在警局大厅申请借用警车回家的时候,碰巧遇到了个面熟的人。

 

从外面风尘仆仆进来的正是整个西城最为有名的律师,D.O.先生——标志性的暗纹西装,没有一丝褶皱的领带,还有永远严肃端正的表情。

 

Lay并不喜欢他,准确来说,是不喜欢律师这个职业。他们总是在为已经被预言家批准逮捕的罪犯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开脱,他们华丽的口才甚至能驳倒社会学家和哲学家,说得法官哑口无言。这位D.O.先生无疑是其中的翘楚,他是行业精英,也有着令人叹服的专业精神,有不少行为预测概率较低的罪犯在他的辩护下成功脱罪。相对于很多人传言他的敬业是源于高昂的聘请费,Lay倒是觉得,对于这场与Observer系统的暗地较劲,他似乎更是乐在其中。尤其是最近,Lay经常能够见到他很多次出入警局,接手各色不同的案子。不过今晚的案子,Lay相信,即使对他来说,也是件棘手的活计。

 

“又见面了,Lay警官。”D.O.先生走过来的时候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松动,同他客套的握手之后就匆匆走向了关押室的方向。

 

Sehun也正好收了尾从取证部出来,不小心跟神色匆匆的D.O.先生撞了一下,差点把怀里抱的资料撒在地上。

 

Lay哭笑不得地招招手叫住他,“Sehun,我刚借了警车,一会儿送你回家?”

 

Sehun走过来不由分说地直接将怀里的文件塞到他手里,一脸苦大仇深,“交给你了Lay哥,这些资料需要转接给经济调查部,我可是技术部的,今天只是顺手帮了你们外勤组的忙,你们不能再奴役我了。”

 

临走还光明正大地拿走了他刚借的警车钥匙,“我要先回去了,你再借一辆车吧。”

 

小孩子总是这样任性。Lay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只好再多跑一趟。

 

Observer系统只负责监管公共安全,John的案件里除了冲动谋杀外还包含了经济犯罪,相关的资料手续就需要移交给经济调查部门了。

 

放在一沓文件最上面的是从犯罪现场取得的相关证物,装在标有“SCPD EVIDENCE”的透明袋子里,Lay拿起来看的时候,发现里面是一本薄薄的书。

 

《物质生活》,玛格丽特·杜拉斯著。

 

这种纸质书在2107年很少见,也很奢侈,尤其是在森林资源殆尽和轰轰烈烈的无纸化运动之后。当今,除了非常重要的文件需要纸质留存之外,这类只供消遣的“无用”之书几乎无法拿到印刷许可。而且,最让他起疑心的是,这样的书无论如何都不太像是会出现在华尔街的办公桌上的东西。

 

他微微将书侧开,看到里面有一页被轻轻折了进去。

 

Lay将这本书从证物袋里取出来,小心翼翼地翻开,在折进去的那页上,有一个古怪的名字被用浓烈的墨水特别标注了出来,占据了最显眼的地方:

 

“Latitudes(全维度)”




注:

1. 西城警局全称secu city police department,名称是security(安全)的变体,表示西城是最安全的城市。

2. 龙套John·Greenwood试图与华尔街大头签署的协议是ISDA协议,即国际掉期及衍生产品协议,协议允许一个投资者成为会员,是不对业余者开放的高层次交易。对于较小的基金,这是挺诱人机会,但是协议的资本签约门槛很高,因此John不得不采用非法方式来加入。

3. Pythie 是传说中德尔斐神庙前的女祭司,负责歌唱太阳神的神谕。


评论(2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