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双喜/护玉】侍君(2)

emmm,狗血车。

前文:(1)

2.

来人抖了抖肩上落下的一层薄雪,脱下大氅顺手给了邝露,挥了挥手让她退下。缀着银色鎏光的外衣随着祥云流势闪着细碎的光,烛火下流光溢彩,让人没来由的眼花。润玉勉力作镇定色,将红豆粥放在桌上,别过头去不说话。

邝露几次三番想开口,最后还是不甘心地走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两个人,除了茶壶还在火上呜呜的叫,就只剩下勺子碰碗叮当响。

宇文护毫不在意地伸手将他那碗红豆粥拿过来,尝了一口,悠悠道:“今天朝上,百官说到了出征陈国的事。”

润玉的喉结不由得上下动了一下。宇文护看在眼里,嘴角勾着隐隐约约的笑,漆黑的眼睛眯起来,隐隐泛着莹蓝的色泽。他的脸原本生得傲然,此时在烛火的掩映下却少了几分冷峻,显得更是俊美了。

润玉顿了一下,袖子里暗自捏紧了手指,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问道:“那陛下作何打算?”

宇文护呵了一声,将碗放下,来回动了动脖子,似笑非笑:“玉卿以为,此事应当如何打算?”

“听闻今年江南格外冷些,雪也比往年的大,好些地方都歉收了,”润玉沉吟了一下,自顾自站了起来,踱步到书桌旁,拿起之前写到一半的纸,继续说道,“陈老国主甚是自明,知己国武弱,常与南楚先王交好,供以钱粮,求得庇佑。南楚新王登基不过五年,早有问鼎正朔之志,不愿同弱陈偏安一隅,只是贪图蝇头小利还未撕破脸面,陈国今年年冬要是按照旧例,一地供两国,怕是勉强,我方此时出兵攻陈,陈自顾不暇,南楚也必不会自损而援……”

“你要是在床上也这样聪明多好。”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