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旭润】人间轻薄(完结)

前文:(1)  (2) (3) (4) (5)


完结+番外【润玉仙】


14.


太微帝崩,新皇践作不久,下令将锦觅公主的尸身好生安葬帝陵,大力封赏探查有功的凤凰君,并由阳炎观为公主超度安魂。


阳炎观上上下下都在因为这件事忙得不可开交,奈何几番努力,始终无法寻得公主魂魄,阳炎道人四处叮嘱后生弟子,这是新皇交代下来的第一件事,一定要仔细着办,千万不能出差错。


旭凤拿了七十年前封印桃叶夫人魂魄的盒子去给阳炎道人看,霜降一夜,盒子封印松动了大半,有大半魂魄出逃,但盒中还剩几缕游魂,无处安息。


“凤娃娃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这东西干什么?”


“怎么处置?还能怎么处置,赶紧拿去烧了,记得烧干净点,免得又惹出什么是非来。” 
 



旭凤携旧物来拜访洞庭水府时,洞庭主刚巧不在,出来迎接主事的是邝露。


那之后,府里的小鬼碎嘴传言,这位新来的妾虽说只是孤鸿一只,出嫁时却是大红的喜服披了好长,八只黄鼠狼抬的轿子,洞庭四方的大肥老鼠都被揪去吹了唢呐,这些还都是小意思,最让人眼红的是她陪嫁的东西,那可是一只阳炎道观里的金色香炉,刻了心咒,里面装的还是凤凰君涅槃时留下的余烬!难得的很!这位妾同凤凰君关系不一般呢,那日凤凰君来府里,还同她寒暄了许久,怕是凤凰君的旧时相识,不好惹,不好惹得紧!


邝露穿了明里暗里绣着暗纹的华服,头上珠钗叮当,朝着凤凰君福了一礼这才坐下。前来奉茶的小鬼道行太浅,见了凤凰君都吓得端不稳杯子,慌慌张张扔下茶水就抱着头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旭凤将封存着桃叶夫人魂魄的盒子拿出来,推到邝露面前:“我来归还旧物。”


邝露脸上没什么高兴的神色,勉强笑了一下,收下了东西:“王爷日思夜想之物,邝露替王爷道谢一声。洞庭水府这一次,算是要承了凤凰君的人情。”


旭凤道了一声“言重”,端起四下倾洒的茶杯,心不在焉地抿了一口,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邝露多承凤凰君恩泽,才能在这魑魅众多的洞庭水府安身,今日知道凤凰君前来,早备好了凤凰君想要之物。”


邝露从袖子里拿出一串莹蓝的珠串,末端缀着一只银色的贝壳,只是色泽灰暗,破败不堪,中间有一颗,还有碎裂的痕迹。


“人鱼泪也算半个佛门物什,奈何阳炎业火着实厉害,霜降夜下,也只能留存兄长几片残魂。”


“邝露想同君上多嘴几句,”她将人鱼泪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神色很是哀伤,“我这位兄长,虽然于凤凰君而言是罪无可恕的坏人,可于邝露而言,却是顶顶好的好人。都说善恶循回,可我这位傻兄长,自己做尽了恶事,却偏偏将善报都成全给了别人。”


“他佯装同洞庭主说人质,将邝露嫁过来,其实是给邝露找了绝好的人家。如今鲤儿跟着阳炎修行,王爷又寻到了桃叶夫人的余魂,二十万冤魂得了功德都好生轮回去了,就连凤凰君,也是功成身就。”


“唯一有愧的大约就是锦觅公主……可这其中原委……”邝露顿了顿,拿袖子微微擦了擦眼睛,“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兄长前生献计策反,凌迟一百一十七刀,死后为洞庭主招魂,又在阳炎业火下形神俱灭。凤凰君,他纵使再十恶不赦,也还得足够多了吧。”


 

邝露将凤凰君送出府邸大门时,问,“君上之后有何打算?”


旭凤将那串人鱼泪好生收在怀里,道:“天下之大,总会有修魂之人。”


15.


旭凤从洞庭回皇城的时,进了内城,不觉慢下了脚步。京城的路边也有人摆着的小摊,正在叫卖蒹葭杆儿折的蛐蛐儿,除此之外还有小雀儿,点着红豆眼的兔儿,和那人折出来的一模一样。他突然很怀念某天早上,他起得很早时,看到润玉在桌边泡碧螺春杂着椿树花的茶,看到他,便偏过头,弯起眼睛温柔地笑一笑,说上一句,“这么早泡茶,自然是为了讨好凤凰君。”


他摸了摸怀里那串冰凉的手串,如同那个人一样,周身凉薄,难以接近。他想起邝露同他提起的锦觅公主的事情,又想起那日他在锦觅房中看到的召鬼法阵,王气自有上天庇护,又怎会被鬼物随意侵染,这其中的种种缘由,他现在就是探查清楚,也没有意义了。就如同他霜降夜里,怨气朝润玉冲过去的时候,他本来是想拿阳炎业火替他挡一挡的,他嘴上说着不会,却在业火里留了空当,是想要放他一条生路的。可是这些事,他再没有机会开口,也再没有人会关心了。


人生种种不得已,又岂能桩桩件件都能让旁人感同身受?如此简单的道理,他原来才明白。


旭凤回头,正看到宫墙外一丈三之处的护城河上,独独开了一朵亭亭的荷花,盛夏时节,荷香缭绕,开得正好。 


全文完


///////【番外  润玉仙】/////////


“大神仙,大神仙,求求您显显灵吧!保佑鸦鸦赶快回来娶我!我可不想嫁什么王爷!”


锦觅拧着眉头,穿着繁复的宫装,踱来踱去,两只手虔诚合十不住摇晃,嘴里念念有词。她脚下用猩红的朱砂画了一地招鬼阵法,看起来阴邪至极,却毫不自知。


她按照摆在一旁的破书上写的,上下左右各摇晃了五下,然后紧闭双眼,在心里默数了五个数,这才眯着眼睛偷偷睁开。


她一睁眼,就看到面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位白衣公子,面容清秀,束了松散发髻,风姿独立,嘴角含笑,正柔着一双眼温和看她。


她吓得后退了一步,随即又上前惊喜道:“大神仙真的显灵了!!”


她高兴地上前围着大神仙绕了好几圈,脸上掩藏不住地欣喜:“没想到大神仙真的出来了!”


锦觅看这位凭空出来的神仙虽然脸色比常人白了些,眼珠又比常人黑了些,可看起来风神俊秀,也确实是个神仙的模样啊!


她攥着袖子仰着脸小心翼翼地问:“敢问您是哪路神仙啊?”


润玉看了一眼地上被她画出的召鬼阵法,一双美目滴溜溜转了一下,略带狡黠地笑道:“小仙表字润玉,至于是哪路神仙……当然锦觅姑娘求得是哪路,我便就是哪路。”


锦觅可劲儿点了点头,笑得合不拢嘴,心里想道,果然是掌姻缘的神仙,长得真是顶好看!


“那,润玉仙,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


润玉笑了笑,做了一礼,“锦觅姑娘请讲。”


“就……就我喜欢一个人吧,他不喜欢我,可我想要他娶我,润玉仙能不能想想办法?”


锦觅可怜巴巴地看着润玉,“润玉仙要是不应允,我便只能嫁给长得又老又丑的老王爷了!”


润玉听了,眼睛动了动,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小仙法力不够,若是锦觅姑娘要求什么事,当是要给我什么东西作交换。”


“咦?那润玉仙要什么呀?”


润玉还是含笑不改,面色温柔:“润玉想要锦觅姑娘的三魂七魄。”


锦觅挠了挠头,有些想不明白:“那,给了润玉仙魂魄,润玉仙就能应允鸦鸦回来娶我了?”


“这我倒也不能作保。”


锦觅一双眼睁得圆圆的:“那我岂不是作了赔本买卖!”


润玉不由得笑出声,“这件事,锦觅姑娘自己权衡,若是锦觅姑娘答应将魂魄给我,那我便能为锦觅姑娘周旋一把,成或不成,还是要看缘分了。”


锦觅犹豫着:“那……那要是不成呢?”


润玉笑道:“若是不成,愿赌服输,锦觅姑娘就将魂魄输给我了。”


锦觅眼睛转了好几圈,左右思想了很久,才问了一句:“我万一要是输了,润玉仙会好生待我的魂魄吗?”


润玉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发问,愣了一下,才又笑着回答:“那是自然,若是锦觅姑娘输了,我便将锦觅姑娘的三魂七魄放进巨椿里。传言上古大椿者,以八百岁为春,八百岁为秋。锦觅姑娘的魂魄与巨椿为伴,能绵延上千年,看尽洞庭春秋,看尽琉璃色人间。”


“如此听来,倒还不错!”锦觅听了,又笑嘻嘻起来,“只是,我有一件事,怕万一输了,就来不及做了。”


她去桌上翻出来一本册子,又递给他一支长萧,“我要是不成,润玉仙能不能替我将心上人带到椿树前,替我吹这一支长萧,以寄相思?”


润玉顿了一下,接了过来,回以一笑:“好说。”



锦觅又咧开嘴笑起来,看起来傻乎乎的,却不想她蓦地将右手胳膊捋起来,抬到润玉面前,只见白玉般的手臂上爬满了怨气黑色的纹路,直冲着脸上而去。


锦觅渐渐收了这一副娇憨嬉闹的神色,面色凌厉,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冷冷道:“润玉仙莫要再陪我演戏了,我既是招鬼,又如何能招出个神仙来?”


她面色凄然,泣道:“父亲要我嫁老王爷联姻,我不如直接死了,只是宫闱深深,我不得而出,一腔爱意也不得人知。鸦鸦对我如何自是天意,我无能为力,只是这一曲相思,还请润玉仙莫要食言。”


锦觅说罢,拿起桌上的剪刀,在已经乌黑的手腕上狠狠划出血淋淋一道,惨笑一声:“三魂七魄,锦觅今日赠与润玉仙了!”


花钿委地,润玉无言相对,锦觅一双盈盈的眼中落下委屈泪,望着重重宫闱之外:“润玉仙带我去看琉璃色人间吧,如有来生,锦觅愿永不降在帝王家。” 


【全文真滴完了!】

评论(23)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