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旭润】人间轻薄(1)

BE

这个洞庭主真滴不是玉鹅的娘……

——————————————

1.

洞庭一湖,道是着碧千顷,水泽殷勤。若是夜来走过长短亭,便更知露重欲沾行衣。


时令恰逢白露夜,洞庭水雾气浓重,古道旁侧五里短亭,十里长亭,尽数隐没于阴冷的白色雾气中。他住了步,皱了皱眉,随意拂袖一指,直直将浓雾破开一道裂缝,几团虚火顺势从他袖中滚出,悠悠悬于前方,逼得浓雾不得不让出方寸一块。


洞庭一向水泽深重,雾气多弥,却也不该如此湿冷阴邪。旭凤沉吟一下,又抬了抬手,将三团虚火悬得高了些。


约莫再有三五里,就能到云梦镇了。他此次前来,是受师父阳炎道人所托,据说太微帝膝下长女锦觅于后山行宫修道,三月而未出,只隔门答话。后众人疑惑而入,才发现房中全无公主踪迹,只女偶人一具,被邪祟施了邪法学人咿呀。阳炎道人尊为国师,自是一力探查,奈何最后线索断于洞庭,只好遣他先来一看究竟。


他刚要抬步,却觉察到身后一阵鬼气阴然袭来,伴着轻微的悉索声,隐隐约约有个人影。他眉峰一蹙,三道虚火随即破空而去,厉声喝道:“什么人?!”


“冒昧叨扰,还望君上恕罪。”


随着温和沉稳的嗓音,浓雾里缓缓走出个一身月素衣的人,面目清秀,眉眼温和,对着他恭敬躬身,作了一揖:“孤鬼润玉,贸然前来,是想更深露重,还望君上留步莫行。”


他头上束了发髻,只缀一条白色巾带。容貌虽俊,脸色却异常苍白,身形也多单薄。森然的鬼气在他周围结成浓得化不开的雾气,润玉只管笑道:“早就听闻阳炎观凤凰君修为了得,降妖除魔,匡扶正义,深得阳炎道人真传,今日得见,世人果然不曾过誉。”


旭凤冷哼一声,周身火罡大盛,三味虚火再逼近几步:“你到底是什么人?”


“君上息怒,”润玉抵抗不住,被迫堪堪后退几步,却仍是一副温润有礼的人间佳客模样。他理一理衣冠,抬起墨如点漆的眸子,沉吟独笑,缓缓道来,“在下表字润玉,生前溺亡于洞庭水系,属溺鬼,生魂近乎厉,今归洞庭主管辖。”


不得安息的生魂有厉、祟、邪之分。死而有怨为厉,怨而作恶为祟,作恶害命为邪。若是死后无处安葬,魂魄不得归于故里,则就亡身地划分,属当地鬼君管辖。


掳走公主的邪鬼怨气尤甚,因怨作恶,当是邪祟,绝非小小厉鬼能为。旭凤脸色缓了缓,将三味虚火召回了衣袖,疑道:“那你为何要我留步?”


“说来难为,”孤鬼润玉也不气恼,再作一礼,眉眼温柔,“今夜白露,洞庭主鬼身夜巡,由公鸡引路,硕鼠为差,携桃叶一枝,布春于洞庭。庭主一怒,洞庭无春。云梦三万孤魂皆仰赖洞庭主照拂,润玉斗胆,请凤凰君留步,与洞庭主错路而行。”


旭凤沉吟,他自小问道,修阳炎业火,为的就是除邪祟,镇妖邪,自然与荒野孤鬼是天生相克。如遇洞庭鬼君起了冲突,之后怕是也不好做事。


“露重难行,凤凰君若是不嫌弃,可否愿往寒舍小坐?”润玉拂了拂白色的纱袖,还是那副温和的样子,对着短亭外渡口停着的一只小舟作出“请”的手势,“猜君上来此应是有要事,也许我能帮上一二。” 

评论(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