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日记】不慧也伤

本来不应该在lof上放太过私人感情的东西,不是为了求同情和安慰,只是为了记得一个可爱的姑娘。

————

是精神分裂的一天,现在还没有想好要用哪种性格入睡。

我记得之前看过轻与重文丛系列的一本,叫做《僭越之书》,主要是讲那种时时刻刻僭越的惊慌感觉,我记得当时我只看了一半就受不了了,本身的焦虑再加上这种催化剂,简直是双重折磨。

今天是我自己的开学第一课,而上次遇到这种被人毫无悬念的碾压还是面试的时候,而今天坐到课堂上,被老师一脸不可置信的问,不知道?不应该吧,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这种感觉真的羞到想原地隐形。

我一直都知道我来到这里,坐在这样的学校和课堂里上课,是僭越了。因为像是直接轮空的狗屎运,所以总是缺少“这把稳了”的底气和魄力。

我似乎天生性格里带着惊慌,高中被小吕和女神保护着,大学受着蕊姐和小小的庇佑,现在又苟活在两个人特别好的舍友的安抚之下。我有时候真的像跪下来感谢上天赐给我这些特别好的朋友,让我能依靠她们苟且。而每次遇到那种无法结伴而行的需要自己独自面对的事情,深吸一口气,泪就秒秒钟憋红了鼻子。

我的母亲总是一面厉声斥责我性格太过软弱,一面又会心疼的说你这样怕是以后要受人欺负。

今天坐在课堂上,脑子已经混沌到跟不上老师的课程,就闹心的在想我到底能不能过啊能不能毕业啊能不能写出来论文啊……其实爸爸打电话过来的迎难而上的鸡汤我也都知道,小小不用语音也能猜到她一定会告诉我这是在逼着自己出安逸圈的过程。

我也知道只要坚持下来开头,之后就会好了。我也知道出了舒适圈才能进步,我也知道严师出高徒,我也知道我来这里是来逼着自己进步的。

可是。可是。

因为心里崩溃的时候反而会精神亢奋,仿佛段子手附身沙雕到不行,我试图表达我真的很恐慌,可是大家都以为我在间歇性沙雕……

昨天,我在好友圈发了一条广告——“生活不易,专业代笔小说,不限文风不限题材,诚信服务,价钱克己。另接:专业人工论文降重。”

反正也没人理我的,就只是发泄性的发了一下。然后今天,微博上一个很久之前互关的姑娘突然私聊我,“姐妹,怎么不自己写?”

“反正写得没人看……还不如给人代笔,能多少赚点钱。”

“投个稿?”

“投过了……给杂志社,小说绘之类的,人家说写得不好,退稿了。”

“……”

那一瞬间就特别想对着自己冷笑,有点想狠狠打脸那种,每天本事没长多少,还整天自欺欺人顾影自怜。

然后这位姐妹自然进行了一番“其实我觉得你很厉害啊你可以再试试啊之类的商业互吹”。

我本来没当回事,直到她隔了几个小时之后又私戳:“其实我觉得你真的不要去代写了,又不能有你的名字,挺亏的。”

“我去淘宝看了,代写一般都是论文啊之类的。你还能试试,但是代笔小说还是别了……你可以自己写的。你有笔名吗?”

“……没有。”

又隔了几个小时,她又戳了,“其实现在杂志社很少用新人了,也都是约稿,你可以试试公众号之类的。”

我突然情绪忍不住,就跟她吐槽了自己。

“反正也没人看……蛋白这么冷,我写文还全靠蹭他们的热度。”

“明明不想写那种特别小白的文迎合什么,可是自己写的又爬不进严肃文学的门槛。上不去又不想下,也不知道自己整天在假风骨个什么。”

我知道她也是中文的,我在犹豫和纠结的她全部知道。

她只是说,“总还是要写的。”

我们都知道啊……一旦放下了笔,十有八九是不可能再拿起来了。这种灵性和光芒,真的像江郎的妙笔一样,来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去是无可奈何花落去。

她说,“我们都是学文学的,我觉得没有姓名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

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娘,仅仅因为一段短暂的共同喜欢的张艺兴的时光,她又是去淘宝,又是去考量杂志和公众号,而她从头到尾坚持的,都是,别代笔,你太亏了。

我后来才理解她说什么,因为后来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她坚持的是我们接受过的相同专业培养的底线,而我正在越过这条底线。

我还是没有学到那种我最敬佩的风骨和士大夫的精神。

我有点厌倦于把张艺兴的耶稣受难人物形象作为唯一的主角了。我最近又翻来覆去的想,魔道祖师怎么可以写得那么厉害,为什么1.24M的小说可以写到千人千面,为什么我写人只会抿嘴和眉眼弯弯。

也许像萝萝姑娘说的,伴随着新的人生阶段,我也去尝试一下以前不敢做的事情吧。

最后睡觉的时候,萝萝姑娘说,“对了我忘了跟你说,我那天梦见罗云熙,问他要两张签名,一张给我一张给你,结果竟然是梦。”

Qwq哼,这个女人,被你的丘比特之箭击中啦。

评论(1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