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蛋白】清明有间

1.

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无论是这座黛瓦白墙的旧城,还是这个乱絮惹面的季节。


这是个足够老旧的地方,老到每一处朽木的缝隙中都住着一个咿咿呀呀的幽怨戏子,不厌其烦地唱着一本四折的痴情长恨,直到缝隙之外的走马看客也忍不住为字字泣血的唱腔停下来。


——他当然不会。他听不懂戏子的幽怨,就像他不知道脚下的青石板曾溅过桃花画扇上的鲜血,也不曾知觉此处的青山对视起来要凭空多些妩媚。即便是古厚的清明,在他这里也不出意外地失了二十四节气里桐虹始见的灵巧。这两个字,除了手机切换了时差后意兴阑珊的标注提醒外,对他而言,再没有任何多余的含义。


他是个外人。


2.

据说柳树的枝头绿会溶在雨里,不经意间晕染成像千里江山一样的青色,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的濛濛的清明雨。


他打着伞站在『通古』古玩店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穿着月白长袍的年轻老板拿了新折的柳枝走出来。他身量很瘦,带着一副金丝圆框的眼镜,笑容是惯用的客套。他看到他,似乎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温和的表情,“居然是伯贤吗?进来坐吧。”


他有些不自然地抿了抿嘴,身子前倾微微鞠了个躬,“打扰了,小鹿哥。”


『通古』只盘下了一个很小的店面,却不是预想中五脏俱全的模样。伯贤走进去的时候,屋子两旁的檀木架空落落的,上面零零散散摆了些落满尘埃的无名小物,或是一支单头的凤钗,或是一个掉彩的胭脂盒,又或只是一件褪了色的铜烛台。


小鹿老板将手里的柳枝小心地压在镂空雕花的窗户上,又轻轻摸了一下它的叶子,抚弄成柔顺的样子,这才不急不缓地走进了屋来。


伯贤看了一眼他架子上失去色泽的脂粉盒,言语中不无可惜,“如果这些东西没这么破就好了。”


小鹿老板笑着摇了摇头,从身后的茶罐里取了勺新下的雨前,动作轻缓地撒进柜台上事前备好的紫砂壶里,才说,“这东西就是越旧越值钱,新了反而没人喜欢。”


伯贤回笑了一下,说,”我就喜欢新的。“


”你从其他地方来,也许并不是很明白这里的人。“小鹿老板一边给小火盆加了根柴,好让悬在上面的壶快点烧开。一边心不在焉地说道,”你看,手腐烂了,戒指还在。新娘死了,凤冠还在。“他指了指格子上被遗弃的凤钗,笑得很有深意,”这一枚钗子虽然旧了,可里面没有终果的爱情至少有三百年。“


伯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说这些了。“他用竹筒从嘶嘶轻响地壶里舀了勺滚水,抬头看他,“倒是你,不远万里到这儿,找我有什么事?“


伯贤站在原地,敛了笑,眉间的焦虑又多了几分。他伸手接了递过来的茶,不无担忧地说,”Lay哥很久没有消息了。“


3.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你问我再多遍我也不知道。“小鹿老板仍是似笑非笑地慢悠悠喝茶。”我承认,我们之前的确是一起从墓里探些东西,你也知道他曾经师从一位很厉害的前辈,有他在,我们很多事会很顺利,不过后来没多久,他就离开了。“


”还能有什么原因?“


似乎是猜到了对方的问题,小鹿老板饶有趣味地捻着茶杯地接了先前的话头,”我们不是一路人。我是个商人,我不喜欢他有太多规矩,尤其是妨财的规矩。“


伯贤低着头,声音有些哑哑的,”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Lay哥了。“


”如果我是你,在这里我会叫他原本的名字。“小鹿老板有意无意地打断了他的话,不再理他,似乎根本没有听出他话里的焦虑。对于没有生意意向的远方友人,这位年轻老板似乎更关心这家冷清小店的收账,他仔细收了待客茶具,似乎终于走完了必须的流程。之后便自顾自地走到柜台后,一面对照着着桌面上摊开的账本,一面将算珠打得噼里啪啦响。


伯贤站在原地,满心犹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对他来说,小鹿哥太精明了,脸上总是带着一幅温和有礼的笑容,不越界不逾矩,他冷静,理智,善于利用身边的每一个人,无论朋友还是敌人。他看不清他,即使有过几年的短暂相处也不能。


伯贤沉默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尝试着开口,”三年前……“


回荡在屋子里的空旷算盘声突然停下,小鹿老板顿了一下,问,”你想好了?“


伯贤点点头。


三年前,他们有过一段时间的短暂共事,小鹿哥曾欠他一个人情。那时他承诺,如果日后他有需要,他会竭尽所能。


——当然,伯贤清楚,这份人情一旦两清,凭他们单薄的交情,他再没有朝他开口的理由。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待会儿要到坟上去一趟。还没等他反应,小鹿老板已经对他开了口,似乎打算好了办法。


”如果不介意的话,一会儿你可以跟着我,我会带你去问一个人,也许他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儿。“


”不过,去的也许不是什么好地方。“


4.


十里翠河堤,长亭更短亭。不过几个回头,乘船离开时的渡口已在迢递处了。


濛濛细雨之下,河面上不知何时起了迷朦稀薄的水雾,除了身后木桨入水的轻微水声,就只能看见两岸的柳树在朦胧的雾气中溶成了一道弯曲的绿阴。


他站在小船头,船尾的小鹿哥正一下一下稳稳地摇着橹,朝着雾气更浓重处前行。白日城市的熙攘喧嚣渐渐被遗落在了身后水深处,就连时间也在有意无意之间失了声息。伯贤这才发现,小鹿哥今天与平日里不太一样,似乎要更为庄重些——他身上的月白长衫干净平整,没有一丝褶皱,颈上的盘扣很是精致,就连头发也是纯正的乌黑色。他今天要做的应当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伯贤恍惚之间突然觉得,虽然他们都是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但还是有些东西,因为隔了地域,就透出了从根里的不一样。


对面也远远走近了一条画舫船,表面的油彩褪色了不少,虽有浮雕栏杆和翘角凉亭,却是荒凉衰败的意味。两船相错而过的时候,伯贤看到画舫船头站了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女子,神情哀怨,怀里半抱一把四弦琵琶,遮了半面妆容,只露出一双哀戚的眼睛,远远地朝他看一眼。错过很久之后,伯贤听到远远的传来一声铮然哀切的琵琶音,穿过雾气,还有女子伤心欲绝地挑了尾音叫了声,“郎君……”


那凄切的声音失落在浓重的雾气里,似乎是带着郁结已久的哀伤,直叫人听得心头颤动。


这时候,小鹿哥停了摇橹,抬头朝天青处望了望,指着前面隐约可见的渡口说,”就到了。“



小船缓缓地靠近渡口,船头“咚”的一声撞上河岸后才算是停了下来,旁边矮糙的石头上写了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伯贤不认得古字,转而问小鹿老板,”这字写的是什么?“


”有间渡。“小鹿老板停也不停,只领着他往前走,轻飘飘解释了一句,”活人和死人都能来的地方。“


这一路似乎是柳树引路,到处都种满了垂枝及地的垂柳,这条通往前方小城的路上也不例外。就连天色也是青青的,有些暗,似乎是被柳树给染了色,空中时不时有白色的柳絮扑上面来。


路上有失魂落魄的行人,嘴里喃喃着听不清的言语,与他们擦肩而过后,朝着另外的方向走去。有位穿着葬服,头发花白的大娘跪在路边哭得撕心裂肺,不停向着行色匆匆的过路人磕头,涕泗横流地乞求,”我还没有跟我的儿子告别……求好心人给我儿子带个信儿吧……“


伯贤想要过去,却被拉住了衣袖。小鹿老板对着他轻轻地摇摇头,低声说,”不要随便答应死人的要求。“


”刚从人间断魂的人总有不了的心愿,你要是随便答应,就是在请鬼上门了。“


伯贤身上陡然一惊,脸色泛了白,噤了声低头跟在了小鹿老板身后,讷讷地问,”那你……你和艺兴哥平时都是……都是在和这些人打交道吗?“


小鹿老板嗤笑了一声,似乎不想跟行外人言及太细,只是草草说了句,”你也知道,他不是个甘于平凡的人。要成非人之功,就得做非人之事。“


”那……非人之事是坏事吗?“伯贤小声问。


小鹿老板的脚步停了一下,却没有回头,”我对此没有规矩,他有,所以我和他不是一路人。“


5.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外城高大,上面还有古时作战用的孔洞和草垛。城门上面用隶书写了『有间』两个大字。据小鹿哥说,有间小镇是阴阳交界的地方,有些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只在这里才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们做的是死人的生意,自然少不了死人的帮扶。但能混到这里来的,无论活的死的,都不是一般人。


这时,城门口半躺着小憩的老夫子伸出手里的蒲扇拦住了他们,悠悠地说,”年轻人,等等再走。“


老夫子看起来年纪不小,头上戴着黑色的六统一合帽,蓄着长胡须,手里还拿着把折扇。


小鹿老板恭恭敬敬朝他作了一揖,”周先生,好久不见。“


老夫子刷地展开折扇摇了摇,受用的点点头。


伯贤也跟着不明所以地鞠了一躬,小鹿老板从怀里拿出一块崭新的槐木小牌双手递了过去,上面工整地写了“无厚”两个字。


周先生摇了摇扇子,似乎要将惹人的柳絮扇到一边去。他也不接,也不看,只是悠着调子回绝,”小鹿老板,你这次可是有两个人。一块『无厚』不够。“


小鹿老板似乎早有准备,他又拱了拱手,脸上笑眯眯的,只是道,”等晚辈回去,凡遇祭事,定要多周先生一份。“


周老夫子还是不动声色,小鹿老板只好再退一步,无奈笑说,”自然是少不了孤本善本的古籍,晚辈专挑宋代的词集给您。“


周老夫子这才有些动容,随即笑呵呵地拿折扇拍拍他的胳膊,让开了路,说道,”年轻人里,像小鹿老板这般聪明的可是少见。“


”不过,“周老夫子不无顾忌地看了他身后的伯贤一眼,声音低下来,说,”以后还是不要再带外人来了。“



小鹿老板又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这才告别了周老先生,带着伯贤走进了镇子里。伯贤默然跟在后面,似乎有些窘迫,而小鹿老板只是走在前面,与他闲聊些无关紧要的事,诸如周老夫子生前是清朝的大学问家,有些看不惯外来的人,让他不要放在心上云云。


有间镇看起来和普通的镇子没什么不同,若是留了心,也能看出端倪。比如镇上人家的院墙里,只种柳槐,少有花植。来往商贩当街摆摊,却噤声叫卖招揽,酒楼茶肆灯火长明,细听却都是孩童之声。小鹿老板只大步前行,领着伯贤在曲折的巷子里兜兜转转,不时与迎面而来的人点头示意,算是招呼。即使言语,也多是“久违”的客套话。直到眼前出现了个一人高的幌子,直直挂在楼头,小鹿老板的步子才缓了下来。


这条巷子幽深,两边都是清冷的店家后门,尽头处开了一家堂皇的生意楼,幌子上面的几个大字,伯贤看得明白,写得当是,“百晓老店,知无不言”


6.

“百晓老店!知无不言!”一进门就有带着小眼镜的精明老掌柜眯着眼堆满笑迎上来,”原来是小鹿老板!失敬失敬,怎么着,今天您想问什么?”


小鹿哥笑着抬手回礼,很是松散的样子。门堂像是当铺的样子,柜台后堆了层层叠叠的布面线装本册。小鹿哥随意找个地方坐了,赶紧就有店里的其他人忙不迭地殷勤倒茶,看来是常客。他笑说,”不是我,今天有个远道而来的朋友跟我一起,想来向您打听个人。“


”好说,小鹿老板的朋友自然也是我们的朋友。“头发花白的老掌柜眯着眼凑上来看了伯贤一眼,顿时吃了一惊,瞪大了略显浑浊的老眼睛,惊道,”居然还是位域外的朋友?“


百晓掌柜看向伯贤的眼光有些躲闪,嘴里还勉强磕磕绊绊地继续捧赞,”小鹿老板命里财运亨通,能……能是小鹿老板的朋友,那实属有幸……“


似乎是因为他不是这里的人,虽然是碍着小鹿哥的面子,可伯贤还是觉得老掌柜对他有些不自觉地疏离。他挠了挠头,有些不自然地说,”我……我想找一个姓张的年轻人,叫艺兴。“


“……谁?你说谁?”百晓掌柜似乎是没有听清,又似乎是吓了一跳,本就佝偻的身子几乎要缩起来,“你再说一遍?”


伯贤疑惑地朝着小鹿哥看了一眼,小鹿老板只顾着低头喝茶,只作旁观状,也不理他。他只好硬着头皮又将那个名字重复了一遍。


百晓老掌柜揉了揉皱纹满布的眼睛,透过圆圆的小眼镜抬眼狐疑地打量着伯贤,又不自觉地再看他身后坐着的小鹿哥,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一面慢吞吞地翻着线装本册,眼神一面止不住地朝小鹿哥那边瞟。偌大的大堂只能听到柔软纸页翻动的沙沙声。小鹿哥还是那副饶有趣味的笑容,不动声色,只把茶杯盖拂地叮咚作响。


老掌柜戴着眼镜凑在纸上一条一条看了好长的时间,直到把所有张姓的本册都摊在桌子上,这才对伯贤瘪着嘴无奈地解释,”小兄弟,你也看到了,张姓本就是大姓,有名无名的人都多得很,我这里的确找不到,老朽见识有限,实在是对您不住了。“


伯贤眼神一点点失落下去,沉默良久,最好也只好认命地点点头。


出了店,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再说话。事到如今,他也清楚,小鹿哥一路带他来这里,已是尽力还了他的人情,而他似乎也没有理由再多做要求。伯贤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看到小鹿哥抬头看了看天,然后神情严肃地开口,"时间不早了,前面路口喝一杯茶,我就要去家陵了。"


伯贤点头,他知道,这是逐客的意思了。


喝茶的地方看起来也是普通,大约不是吃饭的时辰,店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在座。店老板和小鹿哥似乎也是旧识,极力捧赞客套了几句后,就让人端上来了店里近来最新采的茶。听说,清明前后,正是相思泪最盛的时候,挑清晨的时间去坟头走一走,总有伤心人刚哭下来的相思泪,采下来封在翁里,停个两三天再开,入口最是苦涩,也最有味道。


小鹿哥客气地回绝了老板,说道,"相思泪太苦,入不了口,不如换成情人泪,甜的好喝些。"


和情人一起,哭也是欢愉,自然和入骨的相思泣血比不得。


小鹿哥将新换来的青瓷茶壶的情人泪给他倒一杯,也给自己倒一杯,说,"就此分别吧。今日清明,无论身在何方的游子都要回家祭享先人,你了了心愿,也就回去吧。"


伯贤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把茶杯在桌子上转来转去,里面甜腻的液体流出来,濡湿了他的手指。


停了半晌,小鹿老板将那块「无厚」的槐木小牌从桌面推给了他,起身走了出去。


“你终究是个外人,无论他是生是死,是好是坏,都和你没有关系。你不明白他怎么想,也不了解他的处境,你帮不上忙,也插手不了。”


“你是个进不来的局外人。”


7.

伯贤拿着小木牌失魂落魄地走出了茶馆,大街上的人稀稀拉拉的,大都行色匆匆,只有从房前屋后伸出来的几条垂柳依旧不紧不慢地飘拂着,像不经意点在房头的淡青色染料。


他失落地朝着来时的大门走去,心里有些难过。他真的是已经尽力了,为了找他,他从没有顾虑,无论是远涉重洋,还是孤身来此。只是,只是,一别之后,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的生活,不是因为两心有隔,只是因为,他是个外人。


他不了解有间小镇里的波云诡谲,就像他不知道他是如何在这里艰难周旋一样。这个地方太老了,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这些是远观者读些古诗,兴起游玩所领会不到的,旁观的人只能隔着一重看它,却永远无法身在其中。实际上,他与这片隔着大海的土地,除了艺兴哥之外,再没有一点多余的联系。


他的风尘仆仆,不过只是一场贸然。



"您……您好?"


突然有人叫住了他,伯贤慌忙擦掉脸上的泪痕转过头,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


他刚从泥墙的角落里站起来,脸上有不经意间擦上的泥印,眼睛大大的,满是渴望地盯着他,身上是明显的现代装扮。


"请问您是不是也从海那岸来?"


少年和他一样的口音,有些狂喜之下地磕磕绊绊,他赶忙解释,"我叫灿烈!我们……我们是同一个地方的!"


这个少年和他年纪相仿,他似乎很久很久没有见到来自故乡的人,一直紧紧地地抓住伯贤的手,言语间有些语无伦次,甚至会哭出来,伯贤不时拍拍他,有些同情。能看出来,他在这里也是个外人,即便,眼前的人已然是个游魂。


在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伯贤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灿烈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本是告别了朋友来到古城游玩,没想到遇到了意外横祸。此地界的亡者接引人并不收容他,故土的人也不知道他的消息。他无人探望,也无人烧祭,就只能栖身在人鬼混杂的有间小镇,而这个暂留需要留到什么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告别的时候,这个稚气未脱的男孩子抽着鼻子拜托伯贤,"我知道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回去了,你能不能帮我带封信,带给一个人。"


伯贤看到信封上歪歪扭扭写了个”D“字,犹豫着没有接。


他有些慌乱地解释,"我不会缠上你的,我什么都不会干,只是想请你带封信给他……"


他抬起脏兮兮的脸,清澈的大眼睛含着乞求的眼泪,声音有些哽咽,"求求你了……我真的很想念他。"


8.


有间渡的渡口,被垂柳遮了满道,随着微风徐徐拂面,还有些明显断开的枝叉,当是船走离别时被有心人折下赠给了友人。


伯贤走过来的时候,远远又看到了那个来时遇到的绿衣女子,身姿盈盈地站在柳叶飞转的渡口,独立小桥风满袖。她怀抱的曲项琵琶遮了半面,只露出一双哀婉流转的眼睛,犹带泪痕,带着幽怨泣血的唱腔,堪堪开口,“讳莫如深呵———”


“讳莫如深呵,这有间非人哉!”


她泪下如雨,妆容晕开一片,素手起拨当心画,四弦铮然一声起调,直捻起一首凄凄惨惨戚戚的前朝旧曲来。


“几处荒唐旧事不堪说,一抔黄土掩始末。局中者耍过十八般心机脱身走,清明时节,家家祭祖,谁又管得他坟前空落落自落寞?”


似乎只唱了一句便念及了伤心处,她再三哽咽,却还是唱不出完整的词句。最后,混着哭腔,她颤抖地低低喊了声,“郎君……”


伯贤将她扶到一旁坐下,又递给她了一张纸巾。这才犹豫地问,"姑娘,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9.

有间地界,人鬼同交,许多可遇不可求的物事,只有在这里才得以一见。年年清明前后,遇上桃花未谢,垂柳抽绿的时节,总有四面各地的人慕名而来,共赏莳花,寻芳折柳,也算是谈生意的好去处。


三年前,有间镇上来了两个年轻人。一位就是后来阴阳两道红极一时的小鹿老板,还有一位,是个姓张的年轻人。


据说两人师出同门,俱是学了一身寻墓探地的好本事。两人第一次露面莳花会,带的就是明朝《永乐大典》中的一卷,而且是亡佚已久的正本。


那一卷包背册本,不仅拍出了莳花会有载以来的最高价目,也让两个年轻人一举成为有间镇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他们开在有间之外的店铺,名取“通古”,专做有价无市的生意。


不过,若要仔细论来,小鹿老板的下地功夫要稍逊张姓年轻人一筹,可要说起周转斡旋的本事,张姓年轻人却是大不如小鹿老板。倒不是差在了言语为人上,令许多掌柜吃透苦头的是,张姓年轻人门上规矩太多,也太认真了。


生意场上,难免有些只有你知我知的事情,流些似真似假的古物出去,算不得什么大事,如果再是有由小鹿老板或是姓张的这位年轻人作保,就更是万无一失。


钱场不是黑白场,该糊涂时就得糊涂,怕得就是太认真的人。


只可惜,有间这样的地方,向来是君子者人少,小人者势众。


那之后没多久,就听闻小鹿老板和那位年轻人翻了脸,分道扬镳了,不过到底是师出同门,闹得不算难看。姓张的年轻人离开了「通古」,孤身一人落脚在了城隍庙里,虽然手里时有无上珍品,却也总是独往独行。倒是小鹿老板,若是被多嘴的人问起了个中缘由,就弯起一双眼笑得坦坦荡荡回答,“我是个商人,我不喜欢太多规矩,尤其是妨财的规矩。”



后来,小鹿老板的「通古」小店出了件大事。


那件事所有的当事人都讳莫如深,就连百晓掌柜也烧掉了记过这件事的本册,只是隐约听说,那时候,小鹿老板曾经带了人下地摸金,结果摸到了战国时的圣人墓,还在墓里偶然发现了一批还未腐烂完全的竹简。只是不知遇到了什么事情,一行人都困在了地下。唯一一个九死一生逃出来的伙计,出了墓就跌跌撞撞地着急去了城隍庙,求那个姓张的年轻人救他们老板一命,说着什么哪怕不顾旧情,也请看在那些战国简的份上行行好吧。


这个“好”行的的确不小——人救了,竹简也带了,可他自己却没上来。


那件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原委,看客碎嘴唏嘘了一段命运无常后,就无人关心了。而那批来之不易的战国简,后来被小鹿老板匆匆出手给了一个华侨,流落海外多年之后,被一个知名大学的校友买了回来,无偿捐给了学校。


更为稀奇的是,那之后,有间镇上出现了一件足够稀罕的东西。而且这件东西,只在「通古」小店里才有。


——人心灯油,传说若是取贪财者之心熬作,寻龙点穴只消点这么一盏灯,哪里有黄金,焰心就偏向哪里。而若是取正直者之心熬作,遇到了墓里找不到的出路,也只需点这么一盏,焰心自然会偏向生门。只是,贪财者众,正直者少。后一种人心灯油,还未曾有人见过。


那一年的莳花会出了两件稀奇事,一是小鹿老板拿了这盏人心灯作价,生生盘下了有间镇上近九成的商号,这盏灯后来辗转人手,救过不少性命;另一件,则是有人看到一个伤心欲绝的绿衣女鬼抱着一具开膛破肚,面目全非的尸体,在有间渡口整整哭了一天一夜,哀怨凄厉,不绝于耳。曾有路过的文人堪堪动情一把,赋诗一首,其中传唱最多的两句是,“一日有情哭相思,满渡飞花谢风尘。”


只是那之后,有间地界只有杨柳,再没有桃花了。



“先生曾有恩于我,教我唱六一居士的词。他说,生者本就不易,死后不如就落些安宁,不识稼轩龙川,少了些催心折志的郁愤,也不见得是件坏事。你这样好的姑娘,若要有愁,也当是闲愁。”


“我给先生在无间立了碑,先生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圣人墓底下,没人收尸,也没有头七。我去的时候,先生还有一口气,他问我,战国简是不是带出去了?我说是。他又问,他的心是不是救了人?我说是,而且之后还会救很多很多人。先生微微笑了笑,说他安心了。”


伯贤离开的时候,绿衣服的姑娘泪眼婆娑地拉住他,眉眼之间很是难过,她问,”你说,先生如果知道我哭尽了这一城的飞花,会不会失望?“


10.

有间城外即是无间,十二帝王,三十世家,七十英杰,死后也不过就在这里立一块四四方方的青碑,最多再种一棵垂柳。


他的墓碑很矮,也很粗糙,上面只隐隐约约写了一个歪斜的张字,似乎是觉得写得不好,后来又被匆匆划掉了。旁边有一棵新抽芽垂柳,看着轮龄还小,应该是刚种下不久。


伯贤就坐在正对面,他似乎是呆了一下,慌忙从包里摸出来给他带的东西——一盒压扁的饭团,一袋软糖,还有一盒他在路边摊上随意买的金陵十三钗的细烟。他拿出来,才猛然发现这些其实都是他自己喜欢的。


他应该问他些什么呢?问小鹿哥带的人是不是真的困在了地下?问他是自愿拿出心脏还是被人陷害?还是问他为什么不将所有的事告诉他?


有些事,本身就没有意义,而有些事,问了也没有意义。


此时天地缓缓,而他几番张合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艺兴哥从不提他的生活,也不提下地探墓的凶险,他每次来信,只是讲他新见了什么有趣的事,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人,他常常在信里说,有很多珍贵的东西被埋在地下,世人根本无缘得见,他只是想把更多东西带上来,让大家都能看到。


伯贤总是能从各种各样的途径听说,他又下了哪个墓,又找到了什么珍奇的东西,又和哪些厉害的人物打了交道。他不再是那个软绵而温和的孩子,而已经长成冷静而锋利的男人了。他孤身一人也能游刃有余,不仅独当一面,还能指点后辈。


他走不进他的生活,他离的越来越远了。


他与他之间隔着八百万里的海风,三千二百七十座孤岛,四万九千六百多步的东渡之路,还有上溯五千余年的远古文明。他不懂这里的圆月是曾在举杯之时醉倒花间的,也不懂这里的芦管是在大漠如霜时吹过思乡的。这一座围城,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壁垒自己,这里的砖头,不是刻了大风起就是写着零丁洋,或是秦王的黔首,秋闱的秀才,都是他认不得,也打不破的。那些青砖每年都会因为风吹而磨损边缘,变成细小的尘埃,融化沉淀在呼吸和血液中,让古往今来的将军为之血战,文臣为之呐喊,五千年来昼夜不休,直到把每一个人都变成它血脉的一部分。


围城之下,他终究是个进不去的外人。


隔着山水迢迢,那一场少年时的心动,虽然没有无疾而终,却还是不可避免的稀释在了各自的风尘中。


11.

“先生还告诉我,远洋之外,还有一位他的故人。如果有一天,他的故人能来看他,就让我替他折柳赠别。“


伯贤登上小船的时候,绿衣裙的女子抱着琵琶在渡口垂柳上折下一枝递给他。


“先生说,他曾和这位朋友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日子。他很想念那段时间,也很思念他。”



他摇橹离开有间渡的时候,有微风起了,吹得河面满是层层叠的涟漪,如同熟悉的酒窝。身后有哀怨缠绵地女子拨动琵琶,唱起古曲凄凄送别。


伯贤低头的时候,渡口刚折的柳枝,连带那个男孩托他带的信,都仿佛受了感召,连带着缠绵悱恻的相思,开出了很小很小的花朵。



12.

他再次打着伞,站在「通古」古玩店门口的时候,大门上沉沉落了锁,门上还插着一枝新抽绿的柳条。


天色尚早,对面的小摊上摆着新做的青团和今天的晚报,满脸皱纹的老婆婆一遍摇头哼着小曲儿,一边时不时叫卖一声。


伯贤站在门口,似乎是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他从裤兜里摸出零钱,买了份青团,又顺手拿起了旁边放着的晚报。


晚报头条占据了很大的版面,上面刊登了清华简的最新研究成果,“据相关专家透露,目前对于清华简内容的辨读已经进行到尾声,这一批战国简流落海外,几经转手才有校友转赠清华……清华简中《尚书》内容与今本不同的问题在学界引起了广泛关注,经多方讨论,已有初步结果……”


伯贤鼻子一酸,揉揉眼睛,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哭了。


评论(1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