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蛋白】安提戈涅忏悔录(节选)

安提戈涅是俄狄浦斯的女儿。她不顾国王克瑞翁的禁令,将自己叛国曝尸的兄长安葬,后来,她因此而死。如果安提戈涅曾经忏悔,我想,她忏悔的结果也许会是,“我没有错。”

 

对于无解的电车难题,萨特只会巧妙的绕开:“你只有去做了,你的行为才会决定你是什么样的人。在你没有选择去做之前,所有的讨论都没有意义。”然而,然而。

 

如果你也曾真的身处这样的境遇,你才会明白,无论怎么做,这一刻,都有他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

 

我们可以指责他不道德,谴责他的良知,但是,谁都没有办法站在道德制高点指手画脚。

 

他奢求的不多,他不贪图富贵,也不迷恋权利,他甚至从没有想过要自由和平等。他只是想作为一个普通平凡的人活下去,接受应有的教育,享受医疗的权利,如果连最基本的生活诉求都需要靠不正当的手段去获得,去交换。那这些该是他的错吗?

 

在这样的环境里,仅仅是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他们所受的苦难,所经历的痛苦,只是身居上位的人对生如蝼蚁的他们开的一场玩笑而已,除了被看尽苟延残喘的求生丑态外,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艺兴说,他觉得最重要的。是要做个好人,可是如果做好人这么艰难的话,他也会十分难过的吧。

 

“我滥用职权,我胁迫威胁其他人,我敲诈,我勒索,我私自买卖,这些罪行我供认不讳,但是,我没有错,我没有做错。”

 

“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


因为本来写的东西某种程度上有些敏感,所以听从了朋友的建议删掉了,留了一些节选,还是很感谢之前点赞的小仙女们!

 

(以下为节选)

 

他本应该还活着的。我知道我最终也无法挽救他,至少在那个黄昏,他本应该活着的。

 ……

从敞亮的落地窗里,我看见天边的火烧云。烧起来,天空像挂满血袋一样。

 

血袋破了,那红色就泼下来,浇得人从头到脚都血淋淋的。

 

黄昏的太阳又一次谋杀了这座城市。

 

这次,我在死者之列。 

……


我被囚禁在这里两天了。也许是三天。我记不清了。不过也没有意义了。

 

我最后一次被庭审。年轻冷峻的法官不带感情的宣读了我早已供认不讳的罪状。他黑漆漆的眼睛不起波澜地看着我,让我想起那个带着白口罩的医生。

 

判处死刑。他说。

 

你忏悔你的罪行吗?他问。

 

我从座位上缓慢地站起来,用力地挺了挺身子,像抚平一张痉挛的皱纸。

 

庭上静下来,有无数双眼睛迟疑地看着我。

 

“我忏悔过了。我没有错。“


一字一字,清楚有声。

 

”我没有做错。”

 

我听到自己这样回答。

 

……


我躺在腥臭泥泞的垃圾处理池里。周围滑腻腻的,还有湿漉漉的血不断流到我脸上。

 

我被打了麻醉药,手术刀划在身上,只凉凉的,不痛。我听到带着白口罩的人在低声说话。锋利的刀刃在腹腔游走,我知道,某个器官正在从我身上脱离。也许是两个。或者三个。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把器官都给他们,换回我的眼睛。

 

要是我的眼睛没有被挖走,我可以再看一眼他,看看躺在我身边的人,我最爱的人和最爱我的人。然后再看一眼天上的火烧云。

 

我生病了很久。他辛苦了很久。希望他来这里的时候,眼睛和器官都还在。

 

我听说,这里的垃圾都会被冲进下水道,然后流到大海里。

 

LAY哥,你高兴吗。我们要去往大海了。

 

 


评论(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