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2017年终总结

原本是个过得糊涂又大意的人,今年的这个时候却意外想要做年终总结,约说还是这一年有值得回望的事情。说不上有什么留恋,只是面对着数到尽头的日子,还是隐隐约约的不舍。

「关于追星

2017,自己的主要精神领域还是在茶蛋,在张艺兴和边伯贤身上。产文也勉强算得上勤奋。老张在我的笔下几乎要成为耶稣受难的形象,隐忍沉默,替人受苦,但有时候想想,又觉得似乎并没有夸大。

今年的产文一共有:

万众狂欢

锥朝纪事

The Master

九分之一

漂洋过海

愚人

荒诞少年

万物语言

共享

四辑缺LAY记

稻粱谋

Curiosity

无名之死

文艺复兴

剩余未产的脑洞有:

圈里人

博弈论的破绽

孤王

负一号档案

天地之德

蠕虫入侵

求鬼

机械肢法案

大鲸

圆桌骑士

罗曼蒂克消亡史(The Faded Time)

很感激蛋白小天使,如果不是他们这么有爱,自己可能也根本不会想到这些有趣的事情,写出这些供于消遣的东西来。

张艺兴这个名字,无论我对它做出多少阐释,或是赋予它多少含义,我都觉得自己太妄自揣度了,我从不知道他到底面对过什么,有过多少说不出口的为难,我看到他,只是心里无来由的怜悯。大概就像狄奥尼索斯对他的感情,我怜悯他承受之多。

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我心疼见到这样痴情的人。

可是在直面他的时候,我又从不会否认他做过的不好的事情,也从不会掩饰他的缺点,我对他太挑剔了,总是希望他天纵奇才,乐坛留名,即使理智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爱之深,恨之切,我原来才知道。

他身上的镣铐太多,沉重到无法起舞。我现在所希望的就是他能够用最大的热情做自己做喜欢的事情,没有任何顾忌。比如侠客之于剑术,歌女之于歌喉,希望他的每一段旋律,每一句歌词,即使不够完美,都是为自己而歌,为喜好而歌。他的艺术可以不够好,但一定要独立和自由。

这样的复杂感情好像已经渗透进了血液,和遍布心脏头脑中的血管一样,仅仅依靠神秘复杂的纹路,就能垄断一种感情。即使墙头跑了一任又一任,总归对他,会多一分偏爱,任何地方看到他的照片听到他的名字都会下意识回头,像嫁为人妇又见到初恋相关的一切一样。

我总归会有自己的生活,会与他的痕迹渐行渐远。可即使多年不遇,再见也是心口朱砂。

「关于读书写作

翻看了一下,遗憾的是,今年还是没有写出自己满意的文章,甚至连断章片语也没有。

当然也没有自己的风格。

虽然有点沮丧,但以实际的悟性和能力,又觉得很是正常。

今年尤其到后半期,开始苛求一般的关注字面。以前下笔如行草,只求意会不求笔画。现在回头,总是觉得一字一句都太俗。不是烟火气重,是土气重。总是脱不了泥土里带来的泥腥味儿,读着读着就觉得厌。

结构章法上也破绽百出。相比而言还是单人视角回忆录式的方法写着顺手,因为这种几乎不需要技巧。

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读的书太少,自己莽于尝试了。

今年读的书大部分还是专业方向的,目的性比较强的那种,看古典文学相关的。除此之外,看的现代作品和外国作品太少了,知识面太狭窄。

年末惊喜之处在于葛亮。他一定是我整个2017的亮点,葛亮的七本小说里我最喜欢《朱雀》。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展示出了一种消亡殆尽的当代语言的精致化。与当下的鄙陋和随意正相对。我是真的没想到,现代汉语,还有写的这样极尽美丽的人。他的文字太好看了,一点不落俗,他笔下的每一个字都是蘸着荷花香写出来的。他给了我现代汉语的范本,让我在五四断层之后,在张爱玲李碧华之后,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又重新知道当代美丽的白话是什么样子的。

其他书籍的话,不是名著就是古籍,或是一些耳熟能详的书,不提就不提了。

「关于电影

今年电影看的也不多,基本同档期的只会选择一个去看。不靠着影评帮助,只是自己能够理解到的,觉得很喜欢很喜欢的电影只有三个。《绣春刀2》《银翼杀手2049》 《妖猫传》。

大概是年纪不到,对世界上的很多事情还是没有学会去怎么直面,所以之于《嘉年华》《芳华》 《罗曼蒂克消亡史》这样的电影,只觉得残酷,心里却不想多做关照。

于是我总是给这些残酷带一个精致美丽的套子,内里说的还是小人物大风云的悲剧,说着压迫与痛苦,信仰被摧残。似乎这样接受起来能容易一些,或是让自己面对这一刻的时候,身上带些浪漫主义的悲剧精神和色彩。

今年很是魔幻现实主义的一年,今年遇到了挺多大事,算是人生中很重要的转折点。到年末这时候回忆就会觉得有些惘然,曾经的血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磨掉了,整个人学会了谨言慎行,认清了很多现实。

“出生于平民窟的孩子,以为自己侥幸读了两本书,就以为自己也能和那些人平起平坐。”我本没有很多怨恨,只是觉得可惜,比起世代书香,或是旧时王谢,出身平凡,没有底蕴可言,遇事也总会为世俗多考虑一些。有些梦想也不敢说,为人做事,总惦记着一日三餐和上下老小,平凡是意料之中,即使有飞黄的一天,心态怕也是如履薄冰要多于雍容大方。

我看到那些人的才气,透着家世三百年的书香熏染,让我真真羡慕得不得了。

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认清了自己之后,才不会自大和盲目,稍有成果就觉得“上帝已死”,之后会活得很坦然。每多争取一份,都是自己的福分。

说什么澡雪洗心,都是那帮家伙搞出来的漂亮话,2018,只希望自己能平安健康而开心的活着。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