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总龟毛

壮夫不为!

【蛋白】Renaissance/文艺复兴

1

他从诸神的欢笑声中诞生。

英俊高大的太阳神摘下德尔斐神庙石柱上的玫瑰枝,编作花冠戴在他头上,温柔而含情。

面容圣洁的女祭司Pythie跪坐在阶梯之上,闭着眼睛,高声吟唱着太阳神的神谕,一遍又一遍。

『我将赐予你生命,普罗米修斯的人。』


2

诸神赐予他英俊的容貌,健壮的身体,苍白的皮肤和忧郁的瞳仁。

也赐予他理性,道德,语言和爱。

Domis神高举天秤,神色肃穆,“我赐予你忠诚。你会遇到不公与背叛,来自爱人,也来自朋友,但你的心会保持正直与赤诚,你将永远是一个忠诚之人。”

Asuhona神低头亲吻他的额头,眼神清澈,“我赐予你理性。你会遇到谩骂和误解,来自咫尺,也来自远方。你将有清晰智慧的头脑,逻辑的力量会为你辨清去路,你将是乌合之众中永远的理性者。”

Promechenus神的眼睛垂下,注视着他,温和而谦逊。”我赐予你善良。你会遇到恶毒和黑暗,来自内心,也来自外人。你会帮助受苦受难的人,会得到诸人的赞誉,而你会在赞美声中找到内心真正的平静。”

Aphrokaite神拥有最出众的容貌和最完美的身体,他的眼睛里充满高傲。“我赐予你爱与欲望。你会受到万人所爱。来自陆地,也来自海洋。你是他们的欲念之火,爱情之源。从生到死,从青春到衰老。你不必从泡沫里诞生,也是永恒的阿芙罗狄忒。” 


九位美丽而高贵的文艺女神姗姗而来,簇拥太阳神,为他献上拥吻,向他请求,“我们是否能祝福他?在您的光辉下,给这位即将前往人间的头戴花冠者。”

太阳神的眼神依旧温柔,他的语气很轻,拒绝也像天鹅的羽毛,“我想他拥有的已经够多。文艺由神司掌,这样高贵的艺术只在神殿吟唱已经足够。”

“我还是希望能再赠送他一件礼物。”

其中一位女神在众人噤声中走出,提着轻盈的裙摆,不顾太阳神的阻挡,来到英俊忧郁的他面前。

她轻轻抬起他的脸,深情亲吻他冰凉的嘴唇。

“你接受诸多馈赠,但仍不是最快乐的人。你应当是一个歌者,或是一个诗人。我无法将神性中的文艺直接赠送与你,但我送给你歌喉和音符。旋律是你的语言,你的心声将会被每一个人听到。”

她在他侧脸落下轻柔一吻,留下一个小而隐约的酒窝。


3

太阳神赐予他美丽,也赐予他禁忌。他带着诸神的馈赠,与西西弗斯和阿特拉斯告别,前往人间。

玫瑰花冠鲜艳而茂盛,鲜红的颜色映衬苍白英俊的脸色,是神创人的高贵赏赐。

他生而忧郁,带着诞生之初的懵懂与圣洁,仿佛是重造的神。

“你是我见过的最像神的人。”玫瑰花沉醉地伸下枝叶,亲吻他左脸的酒窝,“请允许我爱你。”

“我得到你的爱是理所应当。”他的眼睛乌黑平静。

“我的爱人,也许你应该在这路上高唱一曲,展示你的歌喉。为新生而赞叹。”

他思索了一下,“可我并不曾感觉喜悦,也不曾感觉快乐。”

玫瑰花冠轻柔的拂过他的脸颊,“也许众神忘记了赐予你快乐。不过没关系,被神遗忘的事情,那不重要。”

他没有说话。



西西弗斯在一座非常陡峭的山上,不停地推着一块比他大很多倍的巨石,巨石被他推到山顶又滚落下来,他就绝望的重复着这一个无意义的动作,这是他的惩罚。

西西弗斯有着一身强壮的肌肉,他看到了他。他告诉他,太阳神赐予他生命,而他即将带着众神的祝福前往人间。

“这是一场阴谋。”西西弗斯面色阴沉,气喘吁吁。

他不解,神情迷茫,“我诞生之初,众神即赐予我忠诚,智慧,善良和爱。”

西西弗斯喘着气顾及他的石头,只是重复,“这是一场阴谋。”

他沉默,看着疲惫不堪的他,突然问,“德尔斐神庙刻有太阳神的神谕:了解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是一句训诫。你应当永远反思自身,应当永远遵循太阳神的秩序,遵循理性,逻辑,道德,公正。”

他垂下眼睛,说,“神爱世人。”

西西弗斯停了下来,双臂因为巨大的重量有些颤抖,“太阳神只关心人有没有秩序,不关心人有没有灵魂。”

“这世间一切的歌谣和诗篇,都是神赐予人,人不会创作。即使文艺女神给你歌喉和音符,你也无法唱出篇章,因为你没有感情,没有灵感。一个按照太阳神所设计的足够完美的人是没有灵魂的,因为他们的心不会波动。”

他向西西弗斯询问,“我要如何才能拥有灵魂?”

西西弗斯再不回答,他又重新推着那块体积庞大的石头,艰难地行进,日复一日周而复始。

玫瑰花冠提醒他,该离开了。


4

阿特拉斯站在大地的边缘,他低着头,双肩上扛着沉重的天,将为数众多的日月星辰支起。

他向他告别。

阿特拉斯忧伤地看着他说,“诸神太过自私。”

他抬起干净的眼睛,注视着这个高大而伟岸的古老神灵,静静听他讲述。

“人的灵魂产生于激荡。理智与疯狂的冲击,善良与邪恶的抉择,快乐与痛苦的交锋。于是人世有纷争,也有奇迹。灵魂在这样的激荡与挣扎中诞生,这无关乎神赐,是人的独创。

“人们在痛苦中歌唱,在欢乐中赞颂,他们痛斥恶,赞美善,他们会自己选择成为一个像太阳神设计的那样完美,或是不像那么完美的人。

“众神妒忌人的灵魂,于是剥夺了人的灵魂。诸神以爱之名,只赐予人理性,善良,公正,忠诚和宽容,人失去了人性中冲动,痛苦,热烈,疯狂的维度。他们足够完美,却千篇一律,心如死水。

“神太过自私。只赐予好,与只赐予坏,没有区别。

“将自由意志还给人。将选择还给人。当灵魂从两个维度的激荡中诞生,文艺也将伴随而来。无论是赞叹喜悦,还是歌唱痛苦,都是人性独一无二的结晶。

“你不用悲伤,做一个如太阳神希望的人,用文艺女神赐予你的美妙歌喉唱诵已经写好的神谕,不用为世事悲哀,也不用做出艰难的选择,虽然百年如一日,但也平静无波,无功无过。”

他抬头看看浩瀚无际的天空,又低头看看荒凉无垠的大地,忍不住询问,“站在天与地的夹缝中,您快乐吗?”

古老的阿特拉斯温和地笑了,“我将清浊的界限明朗,我的灵魂将从此诞生。”



通往人世的道路就在大地与海洋的相遇处。

他看着广阔的海面,神情忧郁,久久伫立。

没有人告诉他如何能得到灵魂,他只能选择前往人间。

玫瑰花冠轻轻抚摸他的脸颊,抚摸那个文艺女神留下的酒窝。

“Aphrokaite只赐予了你被爱的祝福,”它惆怅地说,“我爱你,你却不爱我。”

他似乎带有愧疚,“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也许这是被太阳神夺走的一部分。”

“那是最美好的情感。”它仿佛在微笑,枝桠轻轻摇动着。

“当我爱上你时,我的眼中,日月,星辰,旷野,湖泊,世间万物,都会变成你。”

海风吹起黑色的头发,他的神情变得迷茫,“我还是不明白。”

玫瑰花冠沉默了很久,最后,腥咸的风里,它拦住了要走的他。

“我带你去找。”


5

酒神狄奥尼索斯被囚禁在海上的金笼里。

他穿着宽大的衣袍,有着与太阳神同样英俊的面容和深邃无比的眼神。

金笼精致而小巧,漂浮在海面,上有众神布施的咒语,每当狄奥尼索斯向前一步,金笼也会随着他的脚步外移一尺。他无往不至,却永远身处牢笼。

他似乎早已预料了他会来。

他的神情不同于太阳神的高贵,文艺女神的深情,西西弗斯的阴沉,或者阿特拉斯的悲伤,而是少见的悲悯。

“我等到了你来。”他低声笑着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一直在期盼有人能来,现在却有些犹豫该不该给你。”

他疑惑,“是否我还没有资格得到它?”

“不,你将是带给人间文艺复兴的人。”

“文艺伴随灵魂诞生。我将会把太阳神从人性中剥离的那部分还给你,从此,你将拥有完整的人性和灵魂。不同于现在的完美,你会有冲动、有疯狂,你会为你爱的东西孤注一掷,奉献一切,这也许会与理性冲突,你会为了心中所感,为了快乐和热爱抛弃既得的利益,会有人谩骂你,指责你。你面向自由,身后饱受争议。

“同时,丰富而热烈的情感会带给你灵感,你也许会在两难的局面里必须做出抉择,你也许顺从内心的同时必须要辜负万千人的期望,你的心将长久处于煎熬中,你的情感也许永远也不能平静,但同时,文艺将从你的爱恨纠结中诞生,它将成为你灵魂最动人的语言。

”我将人性与灵魂交还与你,不是还给了你某种缺失的感情,而是给你自由选择的意志。你愿意去爱,去恨,去宽容,去哭泣,去悲伤,去疯狂,去热爱,选择的权利都在你的手里。文艺是自由的,诗和歌声是自由的,你不应该为任何理由歌唱,你只为自己而歌。

“文艺和自由注定伴随苦难和伤痛,无论是歌者,还是诗人。”狄奥尼索斯沉默,“我怜悯你要承受之多。”

他抬起乌黑而清澈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神爱世人。”


“神爱世人。”他望着狄奥尼索斯,坚定而缓慢。


酒神从金笼里伸出手,轻轻放在他头顶,呢喃着最初也是最后的祝福,

“愿自由永随。”


6

酒神将自己的灵赠送他,金笼消失,狄奥尼索斯永远的沉睡在海里了。

他重新站在海与大地相遇的地方,心神澎湃。

玫瑰花冠的颜色有些破败,它似乎累了,语气也慢下来,“你有灵魂的样子很好看,可惜我就要死去了。”

他的眼里第一次有了泪水,“如果我没有哽咽,我会为你唱一首真挚的歌,不为山川河流,日月神祇,只是因为你。”

玫瑰花冠在风里枯萎,“你现在有了自由,有了选择的权利,如果懂得什么是爱,你会选择爱我吗?”

他主动捧起它,流泪亲吻他干枯的花瓣,“神爱众人,我只爱你。”

玫瑰花冠在他的手中完全凋谢,它的声音微弱,“那我爱的人也爱着我,应行的路我行尽了,当做的事我做到了。从此以后,将会有文艺的冠冕为你留存。”

“世人将永远铭记你的名字,我的爱人,我的Relayssance。”


7

很久之后,那个游走于街道的目盲老人虽然没有记录他的故事,但众人都熟悉城邦中央的那尊雕塑,光滑的大理石雕刻他英俊的面容,忧郁的目光,他的左脸上有个小小的酒窝,手里托着一顶凋谢的玫瑰花冠。

他的目光忧郁而孤独,面容神圣而模糊。太阳神赐予他理性,酒神赐予他感性。他善良,公正,宽容,又疯狂,专注,热烈。

他生于旋律,是音符的诗人。他是为人间重新带来文艺的人。


这世间的文艺有十分,三分是人赊于神。

而他呢?

他的灵魂是狄奥尼索斯本身。




神殿的Relayssance(文藝复興),

人间的Renaissance(文艺复兴)。






————————————

首先为今天的逝者哀悼。

这篇文想的是有关囚禁与自由的故事,今天看到艺兴的制作人MV,虽然文案写的不够精细,可是很是令人感动。我最喜欢他的地方不是他的努力努力再努力,而是性子里的那股韧劲吧。抛开水平不说,他对音乐的热爱与疯狂好打动人。平日里乖巧谦逊的人,遇到舞台和音乐就会不自觉的迸发全身的热烈与兴奋,这一定是真的热爱。有时候,我也会被他时不时撞动一下,我也会想脱出枯燥乏味的生活轨迹,疯狂的追寻热爱一次。

所以我想他的身体里一定有日神和酒神,日神让他礼貌,谦逊,有礼,温柔,酒神又让他疯狂,专注,热爱和冲动。

有灵魂上的认同,能支持他这样疯狂的一定是白白。

他走上星途的时候,我们粉丝就是赐予他生命的神,我们总是把各种各样美好的品质和希冀都完完全全的寄托在他身上,我们希望他有礼温柔,希望他才华横溢,希望他正直善良,希望他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我们完全忽略了他性格原本有的那一面,那一面也许不够完美,但不可或缺。他也许会打架,会冲动,会说脏话,会不眠不休的打游戏,会爱上深夜的夜宵。

我选择承认他需要隐藏在镜头下的人格,不是要扒拉出他的缺点故意展览给人看,我只是希望他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无论是去爱去恨去哭去笑,都不用顾及粉丝提起给他设立的模版,他都可以顺从内心的,不用被所谓的道德绑架,被粉丝谴责。

我希望他的每一句歌词,每一首歌都是因为情感和灵感而作,不用讨好粉丝和上司,不用充顶销量和成绩。我希望他是制作人也是二十岁的年轻人,喜欢云喜欢糖,喜欢汽水也喜欢烧烤,年轻的生命里有赞许和荣光,也有自由和热爱。

希望你有绵长的生命,健康的身体,希望你自由而快乐。

想感谢艺兴,感谢你的旋律为我的千篇一律的生活带来文艺复兴。

评论(3)

热度(57)